当前位置:金沙城中心娱乐网址 > 中国古代 > 打扫好屋子再请客,毛泽东访苏与斯大林互送什

打扫好屋子再请客,毛泽东访苏与斯大林互送什

文章作者:中国古代 上传时间:2019-10-11

核心提示:这些礼品中既有以斯大林个人形象为主题的艺术品,也有帝王享有的奢侈品。苏联方面赠给毛泽东的一件纪念品也颇具个人崇拜色彩:仿牙雕斯大林故居建筑模型。

图片 1赫鲁晓夫送给毛泽东的孔雀石首饰盒

人与人交往,讲究礼尚往来,国与国之间亦是如此。中国作为礼仪之邦,在国际外交中讲究以“礼”相待。见证了外交史上重要时刻的“国礼”很多来自咱们乡村,甚至有来自田间地头的常见农产品。

图片 2

图片 3

新中国成立以来的第一次国礼展正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党和国家领导人外交活动互赠的形形色色的礼品见证着外交风云,中苏这两个社会主义阵营中的大国之间的礼单,更是两国关系起伏的写照。

白菜、大葱和鸭梨

米高扬与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共领导人就是在这座小院里会谈的。

1949年10月1日,开国大典结束后已是傍晚,毛泽东从天安门城楼下来,返回中南海。刚下车,机要室转来一份斯大林发给毛泽东的电报,主要内容是向中国共产党表示祝贺,并宣布苏联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并愿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毛泽东看了电报,非常兴奋,拉起机要秘书叶子龙的手使劲摇着说:“好嘛!谢谢你!我们拉拉手!”这一份电报对新生的共和国意义非比寻常。在“老大哥”的帮助下,新中国跨出了对外交往第一步。

50年代初:送五千斤大葱

新中国成立不久,毛泽东北上苏联给斯大林祝寿,这是中国领导人第一次跨出国门,所带的寿礼经过了特别的研究讨论。去苏联前,按照毛泽东的要求,有关方面做了认真细致的准备工作。这份寿礼很有意思,除了中国工艺品,还有一些水果蔬菜。

图片 4

“山东大葱五千斤,江西金橘一千斤,白菜五千斤,萝卜五千斤,冬笋五百斤,西湖龙井一吨,湘绣被面三十条,枕套六十个……”1949年12月至1950年2月,毛泽东对苏联进行了漫长的访问,一个新生的农业大国,给一个天寒地冻的工业大国,送了一份非常特别的见面礼。从此,社会主义阵营中这一对大国,开启了四十年的恩恩怨怨。两国互赠的形形色色的礼品,也是中苏关系起伏演变的写照。

1949年12月,毛泽东首次访问苏联,送了一份非常特别的见面礼:“山东大葱五千斤,江西金橘一千斤,白菜五千斤,萝卜五千斤,冬笋五百斤,西湖龙井一吨,湘绣被面三十条,枕套六十个……”

图片 5

1949年,米高扬在西柏坡。左起:科瓦廖夫、周恩来、师哲、米高扬、伊万·科瓦廖夫。

互送“帝王级”的见面礼

这次访苏实际目的为与苏联谈判,签订友好互助同盟条约,公开的名义却是给斯大林祝寿。毛泽东还为斯大林准备了一系列生日礼物。包括湘绣斯大林大元帅全身像、景泰蓝茶具、康熙青花大瓷花瓶等,既有以斯大林个人形象为主题的艺术品,也有帝王享有的奢侈品。

图片 6

米高扬与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共领导人就是在这座小院里会谈的。

1949年12月16日,毛泽东率中国代表团抵达莫斯科,斯大林并没有到车站迎接。当天下午6点,斯大林在克里姆林宫小会客厅和毛泽东进行第一次会谈,之后没有约定第二次会谈时间,毛泽东被“晾”在豪华的斯大林别墅中好几天。12月18日,米高扬、维辛斯基来拜访,并陪毛泽东吃晚饭。随米高扬而来的福特林说:“毛泽东同志送给斯大林同志七十寿辰的礼单,已呈斯大林同志看过了。斯大林同志非常感谢。”

祝寿活动后,斯大林对条约事宜避而不谈,毛泽东很恼火。他后来回顾那次出访:“我在莫斯科整整待了两个月。这两个月很不好受。我对苏联党的联络员说,我在这里没事……但我做了很重要的事,第一吃饭,第二拉屎,第三睡觉。每天做这三件事。他们让我参观,我不去,不答应签订同盟条约我哪里也不去。这样僵持到了1950年元旦那一天,斯大林才同意订同盟条约。”

1949年12月21日,是斯大林70岁生日。为了给斯大林选寿礼,12月1日,毛泽东亲自起草给中共山东分局的电报,明确要求:“斯大林同志今年十二月廿一日七十大寿,中央决定送山东出产的大黄芽白菜、大萝卜、大葱、大梨子作寿礼。”每样5000斤共2万斤,由中央派飞机到济南接运,并要求“注意选择最好的”。寿礼中的农产品,除上述苏联紧缺的蔬菜与水果(包括河北鸭梨、雪梨,北京的绿皮红心圆萝卜,江西小金橘等)外,还采购、调运了浙江的龙井茶、安徽的祁门红茶、江西的冬笋等。另外,还带了江西景德镇的瓷器,湖南湘绣斯大林像,福建的漆器,杭州的丝绸纺织品和刺绣屏风,贵州茅台酒,上海名烟、牙雕以及紫铜火锅、12双象牙筷子。

1949年,米高扬在西柏坡。左起:科瓦廖夫、周恩来、师哲、米高扬、伊万·科瓦廖夫。

这次访苏,是毛泽东生平第一次走出国门,也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次重大外事活动,实际目的为与苏联谈判,签订友好互助同盟条约,公开的名义却是给斯大林祝寿。尽管从个人感情上,毛对斯大林“并不怎么样”,但正如他1956年说的那样:“我向来不愿祝贺人家,也不愿人家祝贺我。但是,到莫斯科去祝寿,不歌颂斯大林,还能骂他不成?”

1950年2月17日,毛泽东回国,火车上载着大批苏联回赠的礼物,其中两辆吉斯小轿车最为贵重,是斯大林送给毛泽东和周恩来的。送给毛泽东的吉斯115是装甲加强版汽车,能阻挡子弹和步兵地雷。

图片 7

丁晓平

除送给苏联的农产品外,毛泽东还为斯大林精心准备了一系列生日礼物。包括湘绣斯大林大元帅全身像一幅;杭州丝织斯大林像两幅;江西瓷烧斯大林相片两块;江西瓷烧带斯大林像的盘子十个;二十四人用的江西西餐用具全套;铜底烧瓷寿盘一对;景泰蓝茶具两套;康熙青花大瓷花瓶一对;象牙雕刻的宝塔一尊;象牙雕刻的女英雄像一对;象牙雕刻圆球三个;象牙雕刻八仙一套共八个;象牙雕刻的龙船一具。这些礼品中既有以斯大林个人形象为主题的艺术品,也有帝王享有的奢侈品。苏联方面赠给毛泽东的一件纪念品也颇具个人崇拜色彩:仿牙雕斯大林故居建筑模型。

50年代中:提前一年筹备礼物

毛泽东亲笔发报要求急调山东萝卜等赴京的手稿

1949年1月31日,农历正月初三。

1949年12月21日,在斯大林七十寿辰这一天,社会主义国家的领导人都来祝寿。斯大林特意安排毛泽东坐在他的身边,并指示将毛送的部分生日礼物放在普希金博物馆第一号展厅展出。展厅里悬挂着五星红旗,毛泽东挥笔写下对联:“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1953年,赫鲁晓夫当选为苏共第一书记,1954年9月29日他应邀访华,带给毛泽东一件金镶宝石首饰及孔雀石首饰盒,但价值比不上他带的另一份大礼——10月12日,中苏发表联合宣言:苏军从旅顺口海军基地撤退;将四个中苏股份公司中的苏联股份交给中国;签订中苏科学技术合作协定;为中国提供五亿二千万卢布长期贷款……中苏蜜月达到高潮。

电报正文最上方有一段手写文字“请即派专人购买诸城、安丘出产的最好的大白菜、大青萝葡,及莱阳梨子各五千斤”,该段虽然用斜杠划掉,但文字内容还清晰可见。在该段文字上方,有“请准备送定大寿礼”的说明。

河北,石家庄机场。凌晨的寒风中,时任中共中央书记处办公处副处长的汪东兴和中央办公厅俄语翻译师哲早早地来到这里,等在停机坪上。数天前,他们手持任弼时的亲笔信,奉命到石家庄找到聂荣臻,说明中央要使用石家庄机场,请他派部队打扫、清理,并派部队守护、警戒,而且要保密。

赫鲁晓夫想做社会主义阵营的龙头,急需中国支持。1957年11月2日,应苏联再三邀请,毛泽东率代表团到达莫斯科。中方提前一年就开始筹备礼物。国礼共10份,除象牙雕刻北海全景、清代青花瓷器之类的艺术品外,最具特色的是“苏联援助中国建设项目的模型”,共27件,一方面表示对苏联的感谢,另一方面显示新中国建设的成就。

国礼阿胶

很快,一阵巨大的轰鸣声从东北方向的天空传来,一架苏联的军用飞机缓缓地降落了。不一会儿,一位头戴圆帽、身穿圆领皮大衣的大鼻子外国人走下了旋梯。他是谁?

上一次中国代表团访苏有点学生拜访老师的意味,这一次则地位大不相同。毛泽东被安排住进克里姆林宫中最豪华的叶卡捷琳娜女皇的寝宫。第一次访苏时,毛泽东因睡不惯弹簧床、用不惯马桶而发牢骚,这一次床垫和厕所都按毛的习惯进行了改装,可见苏联方面颇花了一番心思。

自古以来,阿胶一直是人们滋补强身的首选之品,是古往今来的进贡帝王的“贡品”,保持“长生不老”的 “仙药”。阿胶是“中国古代四大国礼”,历代王朝的“奢侈品”,随着丝绸之路,郑和下西洋,茶马古道,晋商商道,传播四方,与瓷器,丝绸、茶叶,被成为“中国古代四大国礼”。

●一个秘密

60年代初:杨尚昆质疑礼太重

2008年6月美国股神巴菲特访华,“中国私募教父”赵丹阳向巴菲特赠送了两份国礼——来自东阿的“国宝”阿胶和“国酒”贵州茅台。

实际上,如果不是后来历史档案的解密,任何一个外国通讯社甚至外国情报机构都没有报道也不曾知道米高扬秘密访问过西柏坡。

1957年11月20日,中国代表团离开莫斯科,临行前苏联人送来大颗粒的鱼子酱,是苏联特产的奢侈食品。回国后的一天,毛泽东请几位身边工作人员吃饭,他指着桌上一小碟鲜红饱满的鱼子说:“你们都来尝尝,这是社会主义的鱼子呢!”这种鱼子腥味重,有人用筷子挑了一点放进嘴里,当即表情纠结。“掐不下就不掐嘛!”毛泽东用湖南乡音逗得在座的人都笑起来。此时,中苏之间的诸多矛盾也到了无法强咽的临界点。1958年7月和9月,赫鲁晓夫先后两次来华,在核潜艇、中印边境冲突等重大问题上,双方甚至互相指着鼻子质问。

图片 8

来人是斯大林的特使、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米高扬·阿纳斯塔斯·伊凡诺维奇。

1960年7月,苏联单方面撕毁同中国签订的304个合同,中苏关系降至冰点。11月,莫斯科举行81国共产党、工人党代表会议,刘少奇带团参加。外交部依照前几次访苏标准制定了礼单,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批示:“一、我们多次送给兄弟国家负责人的礼物,都是些不合个人使用的大件艺术品,使受礼人处理起这些东西困难。是否还可以再想想有无其他的东西可送?二、各级礼品的价值是否偏高?可不可以减少一些,由刘少奇同志访问开始,树立一个亲切、朴素的作风?”最终,送给赫鲁晓夫和勃列日涅夫的礼品是:男女大衣料各一块、西服料两块、绸一匹和茶叶四罐。

国饮茗茶

这次秘密访问,是斯大林和毛泽东经过长达一年多的沟通,才作出的决定。米高扬此行化名安德列也夫,是从大连直飞石家庄的。和他一起来访的随员有两人,而且姓氏相同,一位是正在东北帮助中国进行铁路修复工作的苏联铁道部副部长伊万·瓦西利基·科瓦廖夫;一位是担任翻译的汉学家叶甫根尼·尼克拉维奇·科瓦廖夫,大家称他小科瓦廖夫。

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中苏持续交恶。直到1982年至1984年,苏联三任领导人相继逝世,经中方三次“葬礼外交”铺垫,中苏之间的坚冰才逐渐融化。

中国是茶的故乡,茶文化的发源地,茶也是中华民族的举国之饮。茶在我国有着四五千年的悠久历史,茶的历史随着中国历史的发展而不断的发展着,且长盛不衰,享誉海内外。现在已不仅仅是一种饮品,还是一种传统文化的象征。

下了飞机,汪东兴和师哲就陪同米高扬乘坐吉普车直奔西柏坡。然而,在路途中,米高扬多次要求下车,要到路边村庄的群众家里参观。出于安全考虑,汪东兴没有答应,请他不必去。但是,米高扬也有着斯拉夫民族的固执,他非要坚持下车不可。无奈,在路上他还是几次下车到村镇中访问农民,同男女老少攀谈,毫不掩饰地暴露自己是一个老外。

1971年,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基辛格秘密访华,周总理为了表示中国对于中美破冰之旅的重视,以西湖龙井为国礼赠与基辛格。此举给当时的世界紧张气氛带来了非常好的缓和局势。

师哲对米高扬的言行感到十分奇怪,就问道:“你不是生怕暴露自己的身份,极想保密,为何自己又要到处乱跑,不注意守密呢?”

与美国国务卿基辛格签订“上海公报”时,送给基辛格的礼物,是洞庭碧螺春茶叶。以后基辛格每次来中国,都要购买这款茶带回去。

谁知,米高扬奇怪的回答更让师哲感到奇怪了。他说:“在你们这里哪能做到保密?!我看明后天我就会在路透社或美联社或其他什么通讯社的新闻消息中出现,而且不只说我访问了中国,或许还会说,俄国鬼子到中国进行破坏活动了。既然如此,躲躲闪闪又有何用呢?”

之后国家领导人在俄罗斯谈及“万里茶道”、在比利时发表“茶酒论”等,茶叶已经不仅仅是茶文化的载体更承载着一种政治精神的沟通。

米高扬的想法是错误的。实际上,如果不是后来历史档案的解密,任何一个外国通讯社甚至外国情报机构都没有报道也不曾知道米高扬秘密访问过西柏坡。

图片 9

午后1时左右,米高扬一行抵达了西柏坡。这时,毛泽东刚刚起床。在中央大院自己住处的门口迎接米高扬的到来。在会客室,毛泽东把刘少奇、周恩来、朱德、任弼时等中共中央的几位书记一一作了介绍。米高扬转达了斯大林和苏共中央全体政治局委员的问候,祝愿中共尽快取得胜利,彻底解放全中国,接着呈上斯大林赠送给毛泽东的礼物——一块毛料。后来,米高扬这样回忆第一次和毛泽东见面的情景:中国北方的冬天和莫斯科的冬天一样寒冷,毛泽东的旧棉大衣既没棱也没角,衣袖上还堂而皇之地补着旧补丁。他热情地把我们迎进他们的房间,为了给我们驱寒,他们生起了炉子,还倒了一盆热气腾腾的洗脸水。

图片 10

坐下后,米高扬介绍了自己的来意,他说:中国革命形势发展迅猛异常,在这关键的时候,毛泽东同志不能离开指挥岗位;再者,中国境内交通不便,还要通过敌人的封锁线,也要考虑到安全问题;到苏联往返的时间太长,怕影响毛泽东同志的身体健康。因而,斯大林不主张毛泽东到苏联去。斯大林十分关心中国革命形势的发展,派我代表他来中国听取你们的意见。你们所讲的话,我回国后向斯大林汇报。任何事都由斯大林决定。

真丝丝绸

这样的开场白,其实米高扬也是在解释斯大林为什么一再拒绝毛泽东访问苏联的原因。

丝绸是中国古老文化的象征,和瓷器一样是国家形象代表之一,也是四大国礼之一。中国丝绸以其卓越的品质、精美的花色和丰富的文化内涵闻名于世。现在丝绸丝巾图案更趋向现代化更加时尚,现在丝绸也来做旗袍丝绸睡衣之类。

●斯大林为何一再婉拒毛泽东访苏

2014APEC会议中,《和美》纯银丝巾果盘作为国礼;2016年,丝巾作为“国礼”赠送20国集团元首夫人们。

阿洛夫记得,“毛泽东的箱子里已经装放东西了,甚至还买了皮鞋(像这里所有的人一样,他平时穿的是布鞋),缝制了一件厚呢子大衣。事情不仅仅在于出行本身,连行期他都决定了,剩下的只是怎么样走。”

图片 11

两年前的1947年,当人民解放战争迅速向着有利于人民的方向发展时,毛泽东开始萌发访问苏联的愿望。这年3月21日,国民党军队占领延安后,斯大林闻讯后急电毛泽东,表示可以派专机来陕北接毛泽东等中共领导人去苏联避难。到苏联避难,这是毛泽东不愿意的,也是完全不需要的。但是到苏联去访问倒是可以考虑的。访问的目的,就是要向“老大哥”学习。毛泽东就通过苏共的联络员阿洛夫医生致电斯大林,提出了希望访问苏联的要求。6月15日,斯大林复电表示同意,并说:“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认为他不宜就莫斯科之行走漏任何风声。如果毛泽东认为需要这样做,那么我们觉得最好是取道哈尔滨。需要的话,我们将派飞机去接。”

图片 12

斯大林希望毛泽东访苏不要走漏风声,访问必须在秘密的状态下进行。这当然是从国家利益和国际政治、外交上来考量的,也有道理。但是,两个星期后的7月1日,毛泽东收到了来自莫斯科的电报。斯大林说:“鉴于即将举行的战役,鉴于毛泽东若离开,会对战事发生不良影响,我们认为暂时推迟毛泽东的出行为宜。”毫无疑问,斯大林以中国国内战事为由,婉拒了毛泽东访问莫斯科的要求。毛泽东表示理解。

乡村民间文化艺术品

1948年4月12日,在东渡黄河抵达河北阜平县西下村宿营时,毛泽东再次与周恩来、任弼时提出了访问苏联去会见斯大林的事情,周、任二人也表示同意,于是决定到城南庄后,周、任二人先去西柏坡同刘少奇、朱德会合,毛泽东则暂时留在城南庄作去苏联的准备。本来,中共与苏共已经商定,毛泽东在这年7月访问莫斯科。但是4月26日,毛泽东致电斯大林说:“我决定提前到苏联,拟5月初从河北石家庄北100公里处阜平出发,在军队掩护下过平张铁路……可能于6月初或中旬到达哈尔滨。然后从哈尔滨到贵国……我将就政治、军事和其他重要问题同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同志们商量和请教……此外,如果可能,我还想往东欧和东南欧国家一行,考察人民阵线工作和其他工作形式。”

除却上述传统的农产品外,很多来自乡村的民间艺术品也都以国礼的光荣身份完成了对外交流的使命。

毛泽东打算带任弼时、陈云同行,另带两个秘书和几个译电员。为了表示访苏的决心,毛泽东在电报中说:“如果您同意此计划,那我们就照此办理;若您不同意,那就只有一条出路——我只身前往。”

红木嵌银

毛泽东的决心不可谓不大。斯大林的决定不可谓不快。

红木嵌银,属于纯手工工艺,采用高档红木为原材料,镶嵌技艺高超,能够做到嵌银不断丝。 上世纪50年代,毛泽东、朱德等党和国家领导人都送过外国友人来自潍坊的红木嵌银手杖。1978年邓小平访问日本时,将潍坊嵌银套八文具作为国礼赠送给日本前首相田中角荣。

4月29日,斯大林复电毛泽东,说:“您4月26日的函收悉。偕行者和人数请视必要自定。两个俄国医生应与您同行。我们同意把一部电台留在哈尔滨,其他事待面议。”

图片 13

于是,刚刚结束转战陕北的毛泽东决定在城南庄作访苏的准备工作。中共中央的其他四位书记则到西柏坡指挥全国的革命斗争。但是到了5月10日,斯大林致电毛泽东:“鉴于您所在地区的事态发展,尤其是傅作义已经开始进攻蔚县,也就是说,您来苏途中拟经过的三个地区都是火线上。我们担心,您的出行会影响事态的进程,况且您路上也不太平。有鉴于此,不知您是否应推迟来苏。您若决定不推迟动身,请通知我们并告如何向何处派飞机接迎。盼复。”

核雕

接到电报,已经做好准备的毛泽东心中掠过一丝不快,但还是客气地复电:“斯大林同志,今天收到尊函。非常感谢,鉴于目前局势,我的出访贵国以稍作推迟为宜……我需要略加休息,尔后方可乘坐飞机。机场和空港查清情况后奉告。”

核雕是中国传统民间微型雕刻工艺。以桃核、杏核、橄榄核等果核及核桃雕刻成工艺品,已被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1955年,周恩来总理将《八骏马》、《百鸟朝凤》等7件精雕细琢创作的桃核雕刻作品,作为礼品赠送给外国领导人,使核雕走出国门成为“国礼核雕”。

5月18日,因在城南庄晋察冀军区大院的住处遭国民党军飞机轰炸,毛泽东当晚转移到花山村;27日,毛泽东乘车抵达西柏坡,与刘少奇、周恩来等会合。

图片 14

7月4日,毛泽东再次致电斯大林:“与前两个月相比,我的健康状况大为好转。我拟近期动身前往贵国。有三条路线可去:海陆空。但不管怎么样,我们务必经过哈尔滨,因我要同东北的一些负责同志商谈。望派飞机于本月25日前后到潍县……如果您决定接我们走海路,望本月派船到指定的港口……如果我们不能乘飞机,也不能乘船,那我们无论如何本月15日前后要动身北上。”

杨家埠年画

很快,斯大林就来了回音,再次婉拒了毛泽东,说:“鉴于粮食征购工作开始,从8月起,领导同志分赴各地,要在地方呆到11月,因此联共中央请毛泽东同志把来莫斯科的时间定在11月底,以便能够同所有领导同志见面。”

杨家埠木版年画是山东省历史悠久的传统民俗工艺品。自1977年至今杨家埠年画被中国外交部礼品司和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文化部作为国礼送给外宾。

斯大林的话是真是假?半真半假?毛泽东无法揣摩。但毛泽东之所以急于访问莫斯科,的确是希望就许多重大问题与斯大林商量和请教,并尽可能地争取一些援助。他曾经和阿洛夫说起过涉及的主要问题如下:一是关于民主党派及民主人士的关系问题和召开政治协商会议的问题;二是关于东方革命力量的联合问题和东方各国共产党之间的联系问题;三是关于同美国及蒋介石作斗争的战略计划问题;四是关于恢复和建立中国工业的问题;五是关于三千五百万美元的财政借款问题;六是关于同英法建立外交关系的方针问题;七是一系列其他问题。

图片 15

对国内的政治和军事斗争,毛泽东已经胸有成竹胜券在握,因此他焦急地等待着斯大林的回答。阿洛夫记得,“毛泽东的箱子里已经装放东西了,甚至还买了皮鞋(像这里所有的人一样,他平时穿的是布鞋),缝制了一件厚呢子大衣。事情不仅仅在于出行本身,连行期他都决定了,剩下的只是怎么样走。”

国宝熊猫

9月28日,毛泽东再次致电莫斯科,急切地说:“务必就一系列问题面向苏联共产党和大老板亲自汇报。为得到指示,我打算据上一封电报所示的时间到莫斯科。现在暂时先把上述内容做一笼统汇报,请您向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和大老板转达。真心希望他们给予我从头指示。”

熊猫是中国的国宝。它曾经多次出国担任友好使者,为发展对外友好关系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从1957年到1982年的26年间,中国一共赠送给9个国家23只大熊猫。这是中国在向境外赠送或租借大熊猫借以增进友好关系的外交“国礼”。

按照新的约定,毛泽东应于11月下旬动身。但此时,辽沈战役胜利结束,淮海战役全面激烈展开,平津战役且在紧张部署中。毛泽东一时间无法脱身。因此他又致电斯大林,请求将访问时间改为12月底。

图片 16

让毛泽东没想到的是,斯大林竟然拒绝了毛泽东的要求,说:在目前局势下我们认为您应该把您的访问再后延一段时间,因为您现在到莫斯科来,会被敌人利用来指责中国共产党是莫斯科的代理人,这无论对中共还是对苏联,都没有好处。在二战中曾经让罗斯福、杜鲁门和丘吉尔都败下阵来的斯大林,是一位了不起的政治家和谈判高手,他的政治考虑,不是没有道理,大国之间的博弈十分微妙。

图片 17

过了1949年的元旦,斯大林在14日给毛泽东又发来了电报,说:“我们还是主张您暂时推迟对莫斯科的访问,因为目前很需要您在中国。如果您愿意,我们可以立即派一位负责的政治局委员到您那里去,到哈尔滨或另一个地方就我们感兴趣的问题举行会谈。”

熊猫以与生俱来的可爱气质征服了各国人民,作为形象大使传递着中国友好的声音。熊猫也当然算是来自于咱们乡村的独特“国礼”啦!

就这样,米高扬来到了中国,来到了西柏坡。

●三天谈话,六个问题

就在米高扬和毛泽东在西柏坡开始会谈的这一天,北平20万国民党军队在傅作义的率领下,出城接受和平整编,北平宣告和平解放。

米高扬在西柏坡逗留了8天时间,住在与西柏坡中央大院有隧道相通的后沟,和朱德的住处很近。期间,中共中央五大书记与米高扬会谈了三个整天,其余时间或是个人会晤、个别交谈,或是休息、游览。

2月1日,米高扬到达西柏坡的第二天,毛泽东就以中共主要领导人身份同他开始了第一次正式会谈。毛泽东围绕着夺取全国胜利和建立新中国的问题,系统地谈了中国共产党的意见。周恩来、任弼时也参加了,偶尔插几句,做些解释。

值得一提的是,谈话开始时,米高扬本想按照国际惯例,由他的随员小科瓦廖夫负责俄译中,师哲负责中译俄。但是遗憾的是小科瓦廖夫的中文口语不行,讲不出来,于是就改让他担任中译俄,但是他却听不懂一句毛泽东的湖南话。这让小科瓦廖夫急得满脸通红、汗流浃背。米高扬急得直跺脚,生气地说:“你怎么成了哑巴啦?!要是在别的场合,今天我定要捶你一顿了。”好在有师哲在这里打了圆场,向米高扬解释毛泽东的家乡方言太重,确实难以听懂,这样,所有的翻译工作就交给师哲一个人来完成了。

就在米高扬和毛泽东在西柏坡开始会谈的这一天,北平20万国民党军队在傅作义的率领下,出城接受和平整编,北平宣告和平解放。喜讯传到西柏坡,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任弼时设宴隆重招待米高扬。不会使用中国筷子的米高扬很能喝酒,毛泽东请他喝的是中国汾酒,满满一杯一干而尽。中共五大书记中,毛泽东沾酒脸红,朱老总正害着喉炎,任弼时患有高血压,刘少奇也只能喝一小盅,只有周恩来小有酒量,但此时也不敢与端杯豪饮的苏联人拼酒。毛泽东就机智地提议,不拼酒,拼吃辣椒。

刘少奇说:“米高扬同志,喝酒啊,我们中国同志比不过你哦!”

“少奇同志,你和米高扬同志比吃辣椒嘛!”毛泽东笑着说。

刘少奇笑着拿起一个辣椒就在嘴里大口吃起来。米高扬也不示弱,拿起吃了一个,辣得他哇哇直叫,大口喘气。瞬间,欢乐的笑声溢满了西柏坡的农家小院。

就是在这欢庆胜利的日子里,从2月1日到3日,毛泽东与米高扬一连谈了三个整天,主要谈了胜利后建立新政权的问题、胜利后恢复生产和经济建设问题、军队问题、国际关系和中国对外政策问题、解放战争的发展进程问题和民族问题。

谈到国际关系和中国对外政策问题时,毛泽东说,我们这个国家,如果形象地把它比作一个家庭来讲,它的屋内太脏了,柴草、垃圾、尘土、跳蚤、臭虫、虱子什么都有。解放后,我们必须认真清理我们的屋子,从内到外,从各个角落以至门窗缝里,把那些脏东西通通打扫一番,好好加以整顿。等屋内打扫清洁,干净了,有了秩序,陈设好了,再请客人进来。我们的真正朋友可以早点进屋子来,也可以帮助我们做点清理工作,但别的客人得等一等,暂时还不能让他们进门。

说到这里,毛泽东点燃了一支香烟,活动了一下身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接着说:我想,打扫干净,陈设好了,再请客人进门,这也是一种礼貌,不好么?!我们的屋里本来就够脏的,因为帝国主义分子的铁蹄践踏过。而某些不客气、不讲礼貌的客人再有意地带些脏东西进来,那就不好办了。因为他们会说:“你们的屋子里本来就是脏的嘛,还抗议什么?!”这样我们就无话可说啦。我想,朋友们走进我们的门,建立友好关系,这是正常的,也是需要的。如果他们又肯伸手援助我们,那岂不更好么!关于这方面的问题目前只能讲到这里。但我们知道,对我们探头探脑,想把他们的脚踏进我们屋子里的人是有的,不过我们暂时还不能理睬他们。至于帝国主义分子,他们抱着不可告人的目的,一方面想进来为自己抓几把,同时也是为了搅浑水,浑水便于摸鱼。我们不欢迎这样的人进来。

●西柏坡印象

在随后召开的七届二中全会上,毛泽东说:我们跟苏联,应该是盟友。

2月4日,任弼时专门到后沟米高扬的住处访问,双方就苏联革命初期和卫国战争时期的经验和教训、恢复生产和发展生产方面的问题、解放战争的发展进程与转变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沟通。

这天下午,师哲陪同米高扬到西柏坡上山游览。散步时,米高扬告诉师哲:任弼时的谈话给他留下美好的印象,他是一个成熟的共产主义者,一位有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修养的领导者,一位很有涵养、有政治修养、有丰富工作经验的难得的领导人。这说明,你们党的领导是坚强的,党内人才济济,这是取得胜利的第一个保证。

2月5日,周恩来到米高扬的住处谈话,主要涉及了两个问题:一是如何更好地做好后勤工作,保证前方,有力地支援前线;二是新政权的组成形式与各部门及其职能。米高扬也对这些问题作出了一些极其谨慎的回答。

谈话结束后,米高扬在与师哲私下交谈时说,你们成立中央政府时不愁没有领导人,周恩来是当总理的最合适的人选。从哪儿找得到周恩来这样的好总理?!你们有这样一位好总理真幸运!

米高扬对中共领袖的评价是真诚的,也是准确的。

2月6日,西柏坡下了一场大雪。中午,毛泽东踏着白皑皑的雪花,来到米高扬的住处,为他送行。他们泛泛地高谈阔论了一番,天上地下,不着边际,海阔天空,轻松愉快,驱散了前一段的某些窘迫或严肃的气氛。接着,米高扬的警卫员给大家在院子里拍照合影留念。苏联人都西装革履,共产党人都穿着肥大的厚棉衣。后来,照片从莫斯科寄了过来,师哲看着面黄肌瘦的自己,活像当年流窜各地的白毛子。

2月7日凌晨,米高扬由朱德、任弼时陪同抵达石家庄,顺便乘车游览了市容,随后便乘机回国了。在回国的路上,他接到了苏共政治局发来的电报,表彰他圆满完成了出访任务。

在西柏坡,米高扬发自肺腑地对师哲说:“毛主席有远大的眼光,高明的策略,是很了不起的领袖人物。”

在随后召开的七届二中全会上,毛泽东说:我们跟苏联,应该是盟友。

本文有关资料参考引用自师哲口述、李海文著《在历史巨人身边:师哲回忆录》。

征稿启事:

本版诚征优秀原创纪实文学作品,要求不超过10000字,并附图片2—5张。来稿请发送电子版至bjdbgwx@126.com或邮寄至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20号北京日报副刊部,邮编100734。请在信封上注明“纪实文学”字样。

本文由金沙城中心娱乐网址发布于中国古代,转载请注明出处:打扫好屋子再请客,毛泽东访苏与斯大林互送什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