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沙城中心娱乐网址 > 中国古代 > 什么是平定准噶尔,清朝疆域的发展

什么是平定准噶尔,清朝疆域的发展

文章作者:中国古代 上传时间:2019-09-02

卫拉特蒙古,在清代又称额鲁特蒙古或厄鲁特蒙古。明末清初,卫拉特有四部:准噶尔、和硕特;杜尔伯特和土尔扈特;土尔扈特西迁后。原附属于杜尔伯特部的辉特部加入四部行列,又组成卫拉特四部。四部中准噶尔和杜尔伯特贵族姓绰罗斯,和硕特贵族姓博尔济吉忒,辉特部贵族姓伊克明安,土尔扈特贵族姓氏史书不载。卫拉特蒙古各部游牧于巴尔喀什湖的以东以南和湖的周围区域,崇德初年开始与清朝有贸易住来,清廷对于西北边陲的游牧部落是十分重视的。康熙年间噶尔丹入侵喀尔喀,深入内蒙古,兵锋遥指北京,造成对清廷的极大威胁,自康熙朝开始,采用武力征服和政治招降等手段,历经雍正一代,直至乾隆年间才得以征服卫拉特蒙古。西汶艺术网清朝征服准噶尔的战争准噶尔一词,汉义左翼。作为部族名称,指的是准噶尔部,作为地域名称,指的是准噶尔盆地。在清代早期,准噶尔一般是指卫拉特四部之一,后来准噶尔部强大,统辖四卫拉特,这时准噶尔一般亦泛指卫拉特蒙古。西汶艺术网[ 2 3 <

   二、西蒙古(即卫拉特蒙古)简述


清代康熙 、雍正 、乾隆三朝为统一西北地区与准噶尔贵族进行的多次战争,在清代文献中通称为平定准噶尔。这次战争,起于1690年,迄于1757年,迭经三朝,历时68年,最终弭叛息乱,取得了完全胜利。

   为什么不讲其他蒙古,而专讲西蒙古呢?我想你们已经猜到了,我们的部落正是作为卫拉特蒙古联盟的一个组成部分在蒙古的历史上写下过辉煌的篇章。

1635年10月卫拉特蒙古,他去青藏高原发展时把和硕特首领兼卫拉特盟主的位子交予大侄子鄂齐尔图汗,1675年准噶尔部首领噶尔丹派兵击败盟主鄂齐尔图汗,把卫拉特诸部的松散联盟变为准噶尔控制的政权而建立准噶尔汗国,四处征讨,并攻打归附了清朝的喀尔喀蒙古,导致康熙皇帝三征噶尔丹。

金沙城中心 1

历史

噶尔丹死在外蒙古附近的北方,其大侄子策妄阿拉布坦取得准噶尔部的政权,并且与清朝对抗。阿睦尔撒纳开始归附清朝,后来又反复,最终被消灭。

哈拉苏鲁锭,象征着战争与力量

击败噶尔丹,蒙古归一统

金沙城中心 2

    在蒙古扩张的过程中,原来生活于现在的中国东北、蒙古国东部、俄罗斯东南部的蒙古人不断向西迁移,到达了今新疆北部等地。在成吉思汗时期就有斡亦剌惕、乃蛮等部驻牧在今新疆及周围地带。后来乃蛮部被成吉思汗打败,斡亦剌惕部联合他部与成吉思汗作战三次而屡次不敌,最终归顺了成吉思汗,并在明朝时发展为北方最强大的少数民族政权,也就是侵扰明朝百数年的瓦剌。

在公元17世纪初,漠北的喀尔喀蒙古(大致分布在今蒙古国境内)分为三部:土谢图汗、车臣汗和札萨克图汗。康熙二十七年三部发生内乱,准噶尔王噶尔丹乘机入侵。三部联合抵抗,但领土仍被噶尔丹侵占,只得南迁漠南,投入清朝求援。康熙二十九年噶尔丹进扰漠南,康熙帝下令亲征,开始了对噶尔丹的全面反击。清朝对噶尔丹的反击不仅是为了保卫漠南,收复漠北,而且关系到自己的生存。因为当时准噶尔的势力已经非常强大,成为清朝最大的威胁。

明末清初,中国北方的蒙古族分为三大支:在今内蒙古地区的是漠南蒙古,在原外蒙古一带的是漠北喀尔喀蒙古,游牧于天山以北一带的是漠西厄鲁特蒙古。厄鲁特在明朝史籍里称卫拉特,两个概念不同:厄鲁特是进入西域的卫拉特,而卫拉特在不同时期的地域不同。

   “斡亦剌惕部”同“斡亦剌部”,汉语中又译外剌、猥剌等。它是一个古老的森林部落,居地在谦河(今叶尼塞河上游),以狩猎为生。13世纪初归附成吉思汗后改营畜牧。据《史集》记载,斡亦剌人向来有国王和首领,自古以来人数众多,并分为若干支,每支都有自己的名称。斡亦剌惕首领忽都合别乞归附成吉思汗时,共领有四千户,历史学家推测这些千户应该就是卫拉特蒙古的主要祖先。斡亦剌部与成吉思汗黄金家族有世婚关系,在蒙古帝国中一直享有“亲视诸王”的特殊地位。

准噶尔是瓦剌的一部。瓦剌到清朝被称为卫拉特,亦作额鲁特、厄鲁特,在17世纪初分为杜尔伯特、准噶尔、土尔扈特、和硕特四部,先后并吞了亦力把里、吉利吉思、哈萨克、叶尔羌、土鲁番诸部。其中和硕特部的固始汗一支,自今新疆乌鲁木齐一带迁至今青海和套西(河套以西,今内蒙古蹬口以西地),于1642年率军进入西藏,灭了藏巴汗,与五世达赖喇嘛共治西藏。准噶尔部兴起后,强占了和硕特部原有的自今伊犁至乌鲁木齐的牧地,迫使土尔扈特部从塔尔巴哈台附近的雅尔(今哈萨克斯坦塔尔巴哈山以南、阿拉湖以北一带)西迁到额济勒河下游,胁迫杜尔伯特部(原在额尔齐斯河上游)中的辉特部迁往塔尔巴哈台。到17世纪70年代以后,准噶尔部实际上控制了其他三部(土尔扈特部西迁后为辉特部),占有的地域包括今新疆、西藏、青海、四川西部、甘肃西部、内蒙古西部和北部以及境外西起巴尔喀什湖、帕米尔高原,东至蒙古高原的广大范围。

厄鲁特蒙古主要是五大部,土尔扈特部离开后是四大部。

   蒙元时期,斡亦剌人由于战争及政治原因,曾经离散成好几部分:一部分由忽都合别乞之孙不花帖木儿带领跟随旭烈兀(成吉思汗之孙,忽必烈的兄弟,伊尔汗国的建立者)西征波斯;一部分在元庭供职或属于元朝政府军;一部分属于阿里布哥(成吉思汗之孙,忽必烈幼弟)和海都(窝阔台之孙,曾支持阿里不哥与忽必烈争夺汗位,是窝阔台汗国的实际创立者)军队;而在叶尼塞河上游的斡亦剌本土又属于拖雷(成吉思汗四子)系的领地,后成为岭北行省的一部分,直辖于元庭。

康熙二十九年,清军在乌兰布通(今内蒙古赤峰市西北)大败噶尔丹。次

土尔扈特部原游牧于塔尔巴哈台附近的雅尔地区﹐17世纪30年代﹐其部首领和鄂尔勒克因与准噶尔部首领巴图尔浑台吉不合﹐遂率其所部及部分杜尔伯特部﹑和硕特部牧民西迁至伏尔加河下游地区。

金沙城中心 3

< 1 > < 2 >

留下的四大部:杜尔伯特部牧于额尔齐斯河中游右岸至伊希姆河上游;和硕特部以塔尔巴哈台和伊犁为中心,牧于额尔齐斯河上游至巴尔喀什湖,南至乌鲁木齐、天山,西至吹河流域的广阔地区;准噶尔部位于和硕特部之东,以和布克沙里为中心,北至额尔齐斯河上游左岸,东至阿尔泰,南至准噶尔盆地;辉特部牧于裕勒都斯河流域。

明初卫拉特、鞑靼、明疆域图

清朝后期的西域卫拉特有松散的联盟,卫拉特是成吉思汗时期北方民族归附于蒙古族的(《蒙古-卫拉特法典》里条文也就是并列蒙古与卫拉特两个概念的),和硕特首领氏族是成吉思汗弟弟的后代,因此地位较高,担任卫拉特盟主。

   14世纪时,斡亦剌部(此时汉语中开始译为“瓦剌”)以元朝皇室衰微,遂乘机扩大自己的实力,并积极参予各派系之间的纷争。明初明朝廷对鞑靼部(鞑靼部指明朝时从也速迭儿开始,北元延续的可汗达延汗统一的东部蒙古,与瓦剌对立)用兵,瓦剌首领猛哥帖木儿乘时而起。明成祖朱棣即皇帝位后,瓦剌部马哈木等遣使向明朝贡马请封,视明朝为宗主国。明成祖永乐七年,其首领马哈木、太平、把秃孛罗分受明封为顺宁王、贤义王、安乐王。为争夺蒙古汗位,瓦剌与鞑靼部频繁争战,势力各有消长。

由于准噶尔部赶跑土尔扈特部,和硕特部对准噶尔部长期是警惕的。

   永乐八年(1410年),朱棣北征,鞑靼势衰,瓦剌乘机南下。十年,瓦剌攻杀鞑靼的黄金家族后裔本雅失里,进而南下攻打明朝。十二年,明成祖统兵北征西部蒙古,与瓦剌战于忽兰忽失温(今蒙古国乌兰巴托东),瓦剌首领马哈木败。第二年,马哈木等贡马谢罪。不久马哈木死,传位给其子脱欢。宣德九年(1434),脱欢袭杀鞑靼部的阿鲁台(北元鞑靼太师,是个蒙古化的伊朗人),正统初年又杀贤义、安乐两王,统一了蒙古帝国。脱欢立元朝皇室后裔脱脱不花为可汗,自立为太师。

1635年10月和硕特首领兼卫拉特盟主固始汗遣使归顺后金,因为他是盟主,所以他归附清朝也代表卫拉特归附清朝。当时形势是,沙俄攻击卫拉特西北方,喀尔喀蒙古攻击卫拉特东方,固始汗远交近攻以保护卫拉特。

金沙城中心 4

固始汗1637年去青藏高原发展时,把和硕特首领兼卫拉特盟主的位子交予大侄子鄂齐尔图汗。1675年准噶尔部首领噶尔丹派兵击败盟主鄂齐尔图汗,把卫拉特诸部的松散联盟一步步变为准噶尔控制的政权并建立准噶尔汗国,四处征讨,并攻打归附了清朝的喀尔喀蒙古,导致康熙皇帝三征噶尔丹。

瓦剌最强大时期的疆域

金沙城中心 5

   明正统四年(1439年)脱欢死,其子也先继位,称为太师淮王。至此,瓦剌势力到达巅峰时期。正统十四年,也先借口出兵进攻大同、宣府、辽东和甘肃,率瓦剌大军大举攻明。明英宗朱祁镇在宦官王振的怂恿下率兵亲征,也先引诱明军至大同,破其前锋。在今河北宣化的土木堡俘虏了明英宗,震惊中原,史称为“土木堡之变”。此后也先直犯北京,但被明朝名臣于谦击退,至此只好与明讲和,送还英宗。此后,也先与脱脱不花间的矛盾加剧。也先恃强杀了脱脱不花,并取代他自立为“天圣大可汗”,建号“添元”,以次子阿失帖木儿为太师。此后也先日益骄横,景泰六年(1455年)死于仇杀。

到噶尔丹把卫拉特时,在吞并了新疆境内的杜尔伯特和原隶属于土尔扈特的辉特部后,进占青海的和硕特部,又攻占了南疆维吾尔族聚居的诸城。随着准噶尔势力范围的不断扩大,噶尔丹分裂割据的野心愈益膨胀。此时,正是沙皇俄国疯狂向外扩张的时期,为达到侵略中国西北边疆的罪恶目的,对噶尔丹进行拉拢利诱。 康熙二十六年底,沙俄参加中俄边界谈判的全权代表戈洛文,在伊尔库茨克专门接见了噶尔丹的代表,阴谋策动噶尔丹叛乱,支持他进攻喀尔喀蒙古。在沙皇俄国的唆使下,噶尔丹终于率兵进攻喀尔喀蒙古,发动了一场旨在分裂祖国的叛乱 。

金沙城中心 6

康熙二十七年,噶尔丹亲率骑兵3万自伊犁东进,越过杭爱山,进攻喀尔喀,占领整个喀尔喀地区。喀尔喀三部首领仓皇率众数十万分路东奔,逃往漠南乌珠穆沁一带,向清廷告急,请求保护。康熙一面把他们安置在科尔沁放牧,一面责令噶尔丹罢兵西归。但噶尔丹气焰嚣张,置之不理,反而率兵乘势南下,深入乌珠穆沁境内。对于噶尔丹的猖狂南犯,康熙一面下令就地征集兵马,严行防堵,一面调兵遣将,准备北上迎击 。

土木堡之变

康熙二十九年六 月,康熙决定亲征,其部署是分兵两路出击:左路军出古北口,右路军出喜峰口,从左右两翼迂回北进,消灭噶尔丹军于乌珠穆沁地区 。

   【PS:朱祁镇同志简直就是倒霉催的,首先是被一个太监(王振)怂恿着“亲征”,一路上还各种绕来绕去不按常理行军,未曾想只是这个太监想在曾经瞧不起自己的父老乡亲面前扬眉吐气而带着御驾专门经过自己的山西老家,and据说按照直线行军会经过这老太监圈占的田地,他担心大军经过会踩了他的庄稼,于是带着大军浩浩荡荡绕了个大圈。基本就是因他一己私利直接导致了明军舟车劳顿、士气低下、一触即溃。你想啊,去京北的张家口一带打仗,却绕道山西,又不是去左路包抄,想这指挥官脑子要没瓦特也是活久见了。

康熙亲临博洛和屯指挥。同时令盛京将军各率所部兵力,西出西辽河、洮儿河,与科尔沁蒙古兵会合,协同清军主力作战。右路军北进至乌珠穆沁境遇噶尔丹军,交战不利南退。噶尔丹乘势长驱南进,渡过西拉木伦河,进抵乌兰布通。清左路军也进至乌兰布通南,康熙急令右路军停止南撤,与左路军会合,合击噶尔丹于乌兰布通,并派兵一部进驻归化城,伺机侧击噶尔丹归路 。

金沙城中心 7

乌兰布通位于克什克腾旗之西。该地北面靠山,南有高凉河,地势险要。噶尔丹背山面水布阵,将万余骆驼缚蹄卧地,背负木箱,蒙以湿毡,摆成一条如同城栅的防线,谓之“驼城”,令士兵于驼城之内,依托箱垛放枪射箭。清军以火器部队在前,步骑兵在后,隔河布阵。八月初一中午,交战开始。

明英宗亲征图

清军首先集中火铳火炮,猛烈轰击驼阵,自午后至日落,将驼阵轰断为二,然后挥军渡河进攻,以步兵从正面发起冲击,又以骑兵从左翼迂回侧击,噶尔丹大败,仓皇率全部撤往山上。次日,遣使向清军乞和,乘机率残部夜渡西拉木伦河,狼狈逃窜,逃回科布多时只剩下数千人 。

   其次是被瓦剌掳走,作为大汉天朝的皇帝,就那么眼睁睁地被北方少数民族军队直接在战争中掳走了,估计连宋徽宗赵佶同志都会自叹弗如罢,何况皇帝被掳走了,军队和随行大臣倒有一大批逃回了后方,估计他们带着皇帝大人是用来殿后的吧。

金沙城中心 8

   再次是在瓦剌呆了一阵子后瓦剌同意放他回去,可是这时候已经替他“暂时”当了皇帝的弟弟朱祁钰同志死活不同意了,没人要了就只好在瓦剌呆着,但据说瓦剌高层对他蛮好的,在瓦剌的一年生活还是过得不错的,甚至他还跟一个瓦剌看守有了过命的交情,最后在这个人的大力帮助下回去了(这节故事貌似是在《明朝那些事儿》里看的,细节记不清了,大概这么个意思吧)。

噶尔丹自乌兰布通失败后,公裂叛乱之心未死,他以科布多为基地,招集散亡人员,企图重整旗鼓,东山再起。为防御噶尔丹再次进攻,康熙采取了以下措施:调整部署,加强边境守备;巡视漠北诸部,举行多伦会盟,稳定喀尔喀蒙古上层,将逃居漠南的喀尔喀蒙古分为左中右三路,编为37旗;设立驿站和火器营,沟通内地与漠北地区的联络,专门训练使用火铳火炮。 康熙三十三年,清廷诏噶尔丹前来会盟,噶尔丹抗命不至,反而遣兵侵入喀尔喀,康熙遂决定诱其南下一战歼之。为使此次作战顺利进行,清军在战前做了充分准备:调集兵马,征调大批熟悉情况的蒙古人为向导,随军携带5个月口粮,按每名士兵配备一名民夫四匹马的标准,组成庞大的运输队,备有运粮大车6000辆,随军运送粮食、器材;筹备大量防寒防雨器具,准备大批木材、树枝,以备在越过沙漠和沼泽地时铺路 。

   最后是瓦剌看着这人质要砸在自己手里了,就想方设法要给他送回去,朱祁钰只好百般无奈地把这位背着“太上皇”之名的哥哥接回去了。好不容易死乞白赖回去了吧,又被自己的皇帝弟弟幽禁了七年,期间过的日子远没有在瓦剌好,听闻还要靠着瞎眼的钱皇后变卖针线活贴补生活。但是,活得久才是斗争胜利的根本,朱祁镇熬了八年后熬死了朱祁钰,终于在1457年复辟成功,成为明朝唯一一位两次登基的皇帝。】

康熙三十四年九月,噶尔丹果然率3万骑兵自科布多东进,沿克鲁伦河东下,扬言借得俄罗斯鸟枪兵6万,将大举内犯。 在此形势下,康熙决定再次亲征,次年二月,调集9万军队,分东中西三路进击:东路9000余人,由黑龙江将军萨布素率领越兴安岭西进,出克鲁伦河实行牵制性侧击; 西路4.6万人由抚远大将军费扬古为主将,分别出归化、宁夏,越过沙漠,会师于翁金河后北上,切断噶尔丹军西逃科布多之路;康熙自率中路3.4万人出独石口北上,直指克鲁伦河上游,与其他两路约期夹攻,志在歼灭噶尔丹军于克鲁伦河一带。三月,康熙率中路军出塞。五月初,经科图继续渡漠北进,逐渐逼近敌军。 噶尔丹见康熙亲率精锐前来,又闻西路清军已过土剌河,有遭夹击的危险,便连夜率部西逃。五月十三日,清西路军进抵土剌河上游的昭莫多,距噶尔丹军15公里扎营。昭莫多,蒙语为大森林,位于肯特山之南,土剌河之北,汗山之东。费扬古鉴于清军长途跋涉,饥疲不堪,决定采取以逸待劳、设伏截击的方针,以一部依山列阵于东,一部沿土剌河布防于西,将骑兵主力隐蔽于树林之中;振武将军孙思克率步兵居中,扼守山顶。战斗开始后,清军先以400骑兵挑战,诱使噶尔丹军入伏。 噶尔丹果然率兵进击,企图攻占清军控制的山头。孙思克率兵据险防守,双方激战一天,不分胜负。此时费扬古指挥沿河伏骑分兵一部迂回敌阵,另一部袭击其阵后家属、辎重,据守山头的孙思克部也奋呼出击。噶尔丹军大乱,夺路北逃,清军乘夜追击15公里以外,俘歼数千人,收降3000人,击毙噶尔丹之妻阿奴。噶尔丹仅率数十骑西逃 。

   也先死后,瓦剌部落分散,逐渐衰落,后来为了保证贸易的顺利进行,阿失帖木儿又不时遣使向明朝通贡。随着之后东部蒙古达延汗(成吉思汗十五世孙)的再兴,瓦剌部遂移师西北地区,势力虽一度扩张至伊犁河流域一带,但内部事态鲜为人知。期间对外西侵过谢米列契地(现吉尔吉斯斯坦伊塞克湖附近),并沿锡尔河洗劫了塔什干(现乌兹别克斯坦首都)等中亚城池;向东争夺哈密,一度攻入肃州城(今甘肃酒泉一带),以求开拓东西方通道。这一时期一部分瓦剌人则开始向青海、甘州等地陆续转移。

金沙城中心,在噶尔丹率军东侵喀尔喀之际,其后方基地伊犁地区被其侄策妄阿拉布坦所袭占。加之连年战争,噶尔丹“精锐丧亡,牲畜皆尽”,噶尔丹兵败穷蹙,无所归处,所率残部不过千人,旦羸弱不堪,内部异常混乱。康熙三十六年二月,康熙鉴于噶尔丹拒不投降,再次下诏亲征。噶尔丹在众叛亲离的情况下,服毒自杀而死,至此康熙时期平定噶尔丹叛乱之战始告结束,喀尔喀地区重新统一于清朝。

   也先之后约一百五十年﹐哈剌忽喇带来过短暂的复兴。哈剌忽喇与马哈木﹑脱欢、也先祖孙一样﹐亦出身于绰罗斯部。约与其同时﹐还有和硕特部首领拜巴噶斯,二人先后为瓦剌四部盟主。此时瓦剌的分布地在额尔齐斯河左岸低洼地带﹐其牧场地可直达伊赛克湖。

噶尔丹死后,策妄阿拉布坦便成为准噶尔部的统治者。随着他的统治地位的巩固和地盘的不断扩大,又滋长了分裂割据的野心,沙皇俄国也积极支持其叛乱。策妄阿拉布坦在沙俄支持下,不断袭击清军据守的科布多、巴里坤、哈密等军事重镇,并派兵侵入西藏,进行分裂叛乱活动。由于康熙及时派兵进藏协同藏军进行围剿,才将策妄阿拉布坦叛乱势力赶出西藏。

    瓦剌部在明朝时期兼容周围部落并逐渐分化为绰罗斯(即后来的准噶尔)、土尔扈特、杜尔伯特等部,加上后来从东部迁移过来的和硕特部,称为卫拉特四部。土尔扈特西迁后,原附属于杜尔伯特部的辉特部加入四部行列,又组成新的卫拉特四部。卫拉特蒙古到了清代又称额鲁特蒙古或厄鲁特蒙古。四部中绰罗斯和杜尔伯特贵族姓绰罗斯,和硕特贵族姓博尔济吉忒(即孛儿只斤),辉特部贵族姓伊克明安,土尔扈特贵族姓氏史书不载。

金沙城中心 9

   明末清初,厄鲁特蒙古,主要分布在东起西伯利亚叶尼塞河上游,西至巴尔喀什湖以东以南。其中:准噶尔部初游牧于额尔齐斯河中上游至霍博克河、萨里山一带,后以伊犁河流域为中心,游牧于巴尔喀什湖以东、天山以北的伊犁河和楚河、塔拉斯河流域。杜尔伯特部游牧于额尔齐斯河中上游两岸。土尔扈特部原游牧于塔尔巴哈台及其以北一带(明朝末年,土尔扈特部迁往伏尔加河下游地方),土尔扈特西徙后,辉特部占据其原牧地。和硕特部游牧于额敏河两岸乌鲁木齐地区,后迁至青海、西藏一带。

康熙逝世后,雍正继续坚持平定准噶尔贵族割据势力的斗争。雍正五年冬,策妄阿拉布坦死,其子噶尔丹策零继位后,在沙俄支持下,继续进行叛乱活动。从雍正六年以后,清朝多次出兵平定噶尔丹策零叛军 。

金沙城中心 10

雍正九年五至六月,清朝出兵平定噶尔丹策零叛军,噶尔丹策零派出士卒向清军诡称,准噶尔有一支孤军在察罕哈达,引诱清军离开科布多大本营,深入到瀚海之中,然后围歼。靖边大将军傅尔丹中计,挑选精兵万人,沿科布多河西进,在博克托岭、和通泊等处中伏,损失惨重。七月初一日,清军仅存2000余人退至科布多。

此图来源于《和硕特蒙古史》

在和通泊之战中大败清军后,遣部将大、小策零敦多布率兵2.6万东攻喀尔喀蒙古。清廷遣喀尔喀亲王丹津多尔济偕额附策凌率兵1.8万将其击败。随即下令于拜达里克河、翁金河一带筑城屯兵,与察罕廋尔大营互为犄角,加强喀尔喀西部的防守 。

   上述四部结成松散的联盟,联盟建立之初因为绰罗斯部相对比较强大,所以绰罗斯部实际担任盟主。之后因为西迁来的和硕特部是成吉思汗二弟合撒尔的后裔领属的部众,隶属黄金家族,地位比较高,所以联盟又以和硕特部的首领为盟主。十七世纪初,准噶尔部在其首领巴图尔珲台吉(哈剌忽喇之子。“台吉”是“太子”的音译,后成为明清朝廷赐封蒙古官员的头衔,珲台吉就是大台吉)统治时期,势力逐渐扩大,切实威胁到了和硕特部的盟主地位。1621年和1623年,以准噶尔部为首的卫拉特各部和喀尔喀蒙古连续发生战争并惨败,使卫拉特各部遭受严重损失。1625年准噶尔内部为争夺牧场发生内乱,引起整个卫拉特蒙古的大乱,造成各部首领之间的严重分裂。1628年(明崇祯元年)前后土尔扈特部因受准噶尔部的排挤,迁往额济勒河(今俄罗斯伏尔加河)下游,接着和硕特部与土尔扈特部之间也发生了武装冲突。1634年的冬天,卫拉特四部联盟又和哈萨克发生了激烈战争。外部不断的军事冲突和内部的重重矛盾,促使和硕特部也欣然接受了藏传佛教格鲁派领袖的护教邀约迁移到青藏地区。厄鲁特四部联盟至此基本解体。

雍正十年七月,噶尔丹策零率兵3万,自额尔齐斯河上游,取道阿尔泰山南麓,绕避察罕廋尔清军大营,潜至杭爱山厄得勒河地区,攻掠喀尔喀首领哲卜尊丹巴领地。策凌等奉命率兵疾驰本博图山阻击。八月初,准噶尔军侦知策凌西出,即突袭其塔米尔城牧地。策凌途中闻警,回师驰救,率所部2万人乘夜绕道出山背向塔米尔逼近,黎明时督兵从山上突下,突袭准噶尔军营地。 准噶尔军人不及甲,马不就鞍,仓皇向东南溃逃。清军追至喀喇森齐泊,激战二日屡捷。继追至杭爱山南麓,该地右阻山,左逼水,道路狭窄,光显寺横亘于中,大军不易通行。清军趁准噶尔军慌乱之际,设伏兵万余于山侧,又遣一部背水列阵,诱其往攻。旋佯败,弃甲沿河而走,待准噶尔军进入谷地,伏兵突起冲杀。准噶尔军顿时大乱,被击杀万余人,欲渡河逃生者又被对岸清军击于半渡,溺死甚众。噶尔丹策零率残部乘夜拼死突围,尽弃辎重牲畜塞满山谷,迟滞清军前进,自鄂尔浑河逃遁。此战,准噶尔部元气大伤 。

   【PS:土尔扈特部在伏尔加河中下游生活了140多年,后屡遭沙俄欺压,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其首领渥巴锡为摆脱沙俄压迫,维护民族独立,率领部众发动了武装起义,并冲破沙俄重重截击,历经千辛万苦,胜利返回了祖国,史称“土尔扈特东归”。土尔扈特人一月份出发,五月份抵达新疆伊犁,一路浴血奋战,行程上万里,期间战胜了沙俄、哥萨克和哈萨克等军队不断的围追堵截,经历了难以想象的艰难困苦,承受了极大的民族牺牲。根据清宫档案《满文录副奏折》的记载,离开伏尔加草原的十七万土尔扈特人,经过一路的恶战,加上疾病和饥饿的困扰,“其至伊犁者,仅以半计”,就是说,约有八、九万人牺牲了生命。

雍正十二年,噶尔丹策零向清廷请和罢兵,乾隆初年议和告成。

金沙城中心 11

乾隆初年,清廷和噶尔丹策零议和告成,双方划定牧场,息兵罢战。

土尔扈特东归图

乾隆十年噶尔丹策零死后,准噶尔部上层为争夺汗位发生内讧,策妄阿拉布坦谋臣大策凌敦多布之孙达瓦齐在辉特部台吉,策妄阿拉布坦外孙阿睦尔撒纳帮助下夺得汗位。得到汗位后达瓦齐和阿睦尔撒纳不和,互相攻伐,阿睦尔撒纳战败帅残兵2万人降清。达瓦齐为人荒淫无度,不理政事,结果众叛亲离,厄鲁特蒙古多个部落先后归附清朝 。

   而出发前由于消息泄露不得不提前行动而未等到河水封冻,于是左岸的一万余户被留在了伏尔加河流域,形成了现在的俄罗斯联邦卡尔梅克共和国,一说“卡尔梅克”就是俄国人蔑称这些蒙古人为“被留下的人”的意思。

金沙城中心 12

   不过值得欣慰的一点是,乾隆为抚恤东归的土尔扈特部,调动了国库及西北几省的人力物力专门进行了安置,还为其划定了优良草场,后又听从渥巴锡汗建议,同意土尔扈特人迁居他地休养生息。还在承德避暑山庄专门接见了渥巴锡汗,并为纪念土尔扈特部归来,特命在承德普陀宗乘庙前竖立《御制土尔扈特全部归顺记》、《优恤土尔扈特部众记》两石碑,并以此歌颂清廷的政绩。今天去承德外八庙还能看到保存完好的这两块石碑。and现在国内的土尔扈特蒙古人主要分布于新疆博尔塔拉蒙古族自治州和巴音郭楞蒙古族自治州。】

厄鲁特三车凌和阿睦尔撒纳的内附,使清朝完全掌握了准噶尔内讧和互相残杀以及达瓦齐众叛亲离的情况。准噶尔的内乱使乾隆下定决心乘势出兵新疆,完成最后统一西北大业。乾隆二十年二月,清朝发兵5万兵分两路, 直捣伊犁。由于厄鲁特和西域各族人民对准噶尔贵族的内江和残暴统治十分不满,希望早日实现统一和安定局面,也由于清朝政府制订和贯彻了对准噶尔比较稳妥的政策,因而清政府统一西北的行动,受到牧民和各族人民的支持和拥护。 当清军往征达瓦齐途中,准噶尔“大者数千户,小者数百户,携酮酪,献羊马、络绎道左,行数千里,无一人抗颜者”。达瓦齐没有料到清军会提前行动,部下的不战而降使其阵脚大乱,仅带亲信七十余人逃往天山以南投奔乌什,结果为乌什城阿奇木伯克霍集斯擒获送交清军 。

达瓦齐被押送至北京后,乾隆鉴于达瓦齐本人对朝廷并无恶意,免死加恩封为亲王,入旗籍,赐地京师,充分显示了乾隆皇帝怀柔远人的用心 。

清朝顺利统一西北后,论功封赏阿睦尔撒纳为双亲王,食双俸,并封他为辉特汗。但阿睦尔撒纳并不满足,而是觊觎整个准噶尔的汗位。他当初归附清朝也不过是为了利用清朝铲除对手达瓦齐。尽管清朝封其为双亲王,权势倍增;但他欲壑难填,不久又聚众叛乱 。

乾隆二十二年春,清廷遣军从巴里坤等地分路进击,清军攻势凌厉,加上此时准噶尔地区瘟疫流行,叛军很快溃败,阿睦尔撒纳兵败后,逃往哈萨克,在哈萨克首领阿布赉追捕下,只身带了七八人逃入俄占区谢米巴拉厂斯克要塞,于九月得痘身亡。由于清政府的坚持,俄国最后交验了阿睦尔撒纳的尸体。清军平定准噶尔贵族分裂叛乱的战争,至此取得了胜利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本文由金沙城中心娱乐网址发布于中国古代,转载请注明出处:什么是平定准噶尔,清朝疆域的发展

关键词: 金沙城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