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沙城中心娱乐网址 > 中国古代 > 灭亡西晋的前赵为什么这么短命,战争时代

灭亡西晋的前赵为什么这么短命,战争时代

文章作者:中国古代 上传时间:2019-09-01

后赵太和元年(前赵光初十一年,328年)七月至十二月,后赵主石勒派兵攻前赵,并亲率大军增援洛阳进而大败前赵军的作战。石勒为吞并前赵,于太和元年七月,遣中山公石虎率众4万从轵关(今河南济源西)西进,往攻前赵,略定河东50余县,进逼蒲坂(今山西永济西南),前赵都城长安(今西安西北)受到威胁。前赵主刘曜一面命河间王刘述率部众进屯秦州(治今甘肃天水),防备前凉主张骏和占据仇池(今甘肃成县西北)的氐王杨难敌从后袭击,一面率领精锐的水陆诸军由冲关(即潼关,今陕西潼关东北)北渡黄河,援救蒲坂。石虎闻讯,惧而引退。刘曜随后追击,于八月大败石虎于高候原(今山西闻喜西),斩后赵将石瞻,乘胜进击,自茅津渡沿黄河东下,围攻金墉城(今河南洛阳东北)。后赵守将石生竭力抵抗,刘曜遂令将士掘开洛阳东面的干金竭,引其水灌入城中。又分兵攻汲郡(治今河南卫辉西南)、河内(今河南沁阳)。后赵荥阳太守尹矩、野王太守张进等,均向刘曜投降。前赵兵势甚盛,后赵举朝震掠。十一月,石勒欲亲自率军救洛阳,僚佐程遐等谏阻。勒认为,刘曜带甲10万,围攻一城而百日不克,势必懈怠,我以精锐击之,定可战胜;倘若洛阳失守,刘曜必攻冀州,后赵即危。于是命石堪、石聪等各率所部会师荥阳(今河南荥阳东北),石虎率部进据石门(今荥阳北),石勒自率步骑4万直冲金墉刘曜大营。十二月,石勒抵成皋(今荥阳西北汜水镇),会集各路后赵军,共步兵6万,骑兵2.7万,鼓行而进,一路无阻,不见前赵军。石勒即令士卒卷甲衔枚,从间道穿过巩县(今河南巩县西)和訾邑(今巩县西南)之间,直趋洛阳。刘曜恃胜,专与宠臣狂饮博戏,百般行乐,既不体恤士卒,又不加强戒备。直至得悉石勒军已渡黄河,才商议增援荥阳,并派兵进驻黄马关(在成皋县境)。旋闻石勒亲率大军已至洛水,遂撤金墉之围,以10余万众退至洛水西岸设阵。石勒率步骑4万入洛阳城。次日,命石虎率兵3万由城北向西攻前赵中军,石堪、石聪各率精骑8000由城西向北攻前赵前锋。刘曜至城西南的西阳门前,挥军移平地决战。石堪乘其移动击之,石勒由城西北阊阖门夹击,前赵军大败,死5万余人,刘曜坠马被擒。翌年,刘曜在襄国被杀,太子刘熙被俘,前赵为后赵所灭。点评:此战,石勒在后赵军失利的情况下,审时度势,力排众议,亲自率军南下,针对刘曜集兵于一处,屯兵于坚城之下,师老兵疲的态势,采取集中兵力、击其不意、攻其要害的作战方针,终于取胜。<

第一节 大战起 后赵兴

     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天下进入了最黑暗的时候,这也意味着黑暗之后必定会迎来黎明,但是谁也不知道这黑暗会持续多久。打破这黑暗的第一道黎明会是谁,此时的军阀割据,各个独霸一方。北方在经过多年的战乱后,已经不复昔日辉煌。虽然北方的前赵和后赵拥有着精良勇猛之师,但是战争不是靠勇敢就可以打胜的,打胜一场仗,拿下一座城在此时又有多大的意义呢。萎缩南方的东晋和成汉只能图以自保,自祖逖北伐失败后,南方对于北方再也无法形成过大的威胁。时至今日,天下格局变得让人更加难以捉摸。这年石勒正式称帝,石勒实现他从奴隶到帝王的传奇人生的质变。石勒知道在他实现更大野心的路上,最大的阻碍是他曾经老主子的后裔前赵国。因此在后赵和前赵之间,一场大的战争正在悄悄酝酿之中,这场战争不可避免。

     此时的后赵平定后方鲜卑段氏,占领黄河南岸直接威胁内乱的东晋,南方的东晋已无力北伐,后赵正值战斗力急剧上升时期,而此时的前赵在平定异族边患后陷入了一个相对较长的修整期,在这个时代打盹可没有好处。刘耀当然明白两虎相争,必有一亡的道理,但眼下大战在即,而自己后方又存在两股不安定因素,此时的前赵根本无力消灭这两股势力。西晋遗留北方势力存留至今唯独剩余镇守凉州的张茂,张茂手下能臣武将甚多,前赵多次讨伐未占得半分便宜,终于待到张茂去世,但其子张骏不亚于其父,手下众将更是同心协力辅佐。刘耀只得先安抚凉州势力,刘耀派使者授命张骏为凉王。作为回敬张骏派参军王骘带着礼物来到前赵,刘曜对王骘直接开门见山,问出他内心关注的问题:“贵州竭诚与我和好,你能保证这一点吗?”但王骘却回答:“不能。”刘耀脸色一下很难看,通常这种情况下使者要么下油锅要么千刀万剐,但此时前赵顾忌太多,刘耀只能冷着脸问:“你来与我国结好,却又说不能保证,是何道理?”王骘一看刘耀没有下逐客令,心里也为自己的小命捏了一把冷汗,咳嗽一声然后故作镇定地说:“齐桓公在贯泽与别国盟会,忧心忡忡,诸侯不等召请自己前来。等到葵丘盟会时,自恃功高,盛气凌人,结果有九国叛盟。赵国的教化,如果长久与今日相似,我可以担保,如果政教衰微,连身边的变化都不能觉察,又何况鄙州呢!”听完这话刘曜心里暗自叹服凉州的使者远见。王骘此话道出的也是这个时代的真理,弱势者总是选择强力的势力依附。张骏一直谨遵父命以晋廷势力自居,张骏闻听元帝死讯,曾隆重哀吊了三天,但现在山高皇帝远,目前为图自保只能选择与前赵结盟以待时变。威胁前赵的另一势力便是夺取了前赵仇池的杨难敌。杨难敌本属氐族,占领仇池一战,杨难敌杀死刘耀爱将田松。刘耀对于杨难敌恨的咬牙切齿,但此时对于刘耀而言已经没有可调和的余地了,因为此时后赵已开始逐步挑衅,战端已开。这场决定时代命运的大战究竟会有怎样的结局?这场大战究竟能否左右时局?

      后赵与前赵对于这场大战都没有十足的把握,于是后赵首先用兵东晋黄河地区。后赵大将石瞻攻陷兖州杀死兖州守将檀斌,前赵也对东晋用兵,前赵中郎将王腾占领并州。可谓一朝不得势,人人都来欺。东晋为稳定边疆局势,派出得力干臣陶侃(陶渊明的曾祖父),以陶侃为征西大将军、都督荆、湘、雍、梁四州诸军事。陶侃整顿军纪,安抚民生,不负朝廷所托,稳住了边疆局势。后赵将领石生屯兵洛阳,多次攻打司州、颍川等地。司州、颍川两地太守请求入降前赵。刘耀派中山王刘岳率领士兵一万五千人赶赴孟津,接应两地入降,同时派镇东将军呼延谟率领荆州、司州的士众从崤山、渑水向东进发,想会合李矩、郭默共同进攻石生。刘岳迅速攻克孟津戍、石梁戍,斩获首级五千多,按照刘耀的部署又进军把石生围困在金墉。后赵的中山公石虎见势不妙率领步、骑兵四万人从成皋关入内救援石生,在洛水以西与刘岳军遭遇,刘岳被流箭射中,刘岳军撤退保守石梁。石虎认为要解石生之围必须先消灭刘岳,否则外围战陷入胶着,很容易被刘岳夹击,到时候必败无疑。于是石虎设置沟壕和栅栏把石梁四面围住,使内外隔绝。刘岳的士兵饿死渴死无数,不得已杀掉战马充食。石虎借机抽调部分兵力进攻呼延谟,呼延谟兵败被杀。刘曜见战场形势逐渐不利,于是亲自领军救援刘岳,石虎率骑兵三万迎击。前赵的前军将军刘黑攻击驻守八特阪的石虎部将石聪,大败石聪的军队。刘曜屯兵于金谷,夜间受到石虎军袭扰,军中大乱,士卒奔逃溃散,刘耀于是退军驻屯渑池。到了夜间石虎再次偷袭,刘耀军中再次惊乱溃散,经过连番的袭扰,前赵军已经军心涣散无力应战,刘曜不得已退回长安。六月,石虎攻克石梁,擒获刘岳及其将佐八十多人及氐族、羌族士众三千多人,都押送到襄国,并坑杀刘岳士兵九千人。石虎随即又进攻驻守并州的王腾,王腾兵败被杀,残暴的石虎再次坑杀前赵士兵七千多人。刘曜回到长安,穿上素服停驻郊外哭吊,七天后才进城,此一战后赵损失不小,首战失利对于整个战争影响甚大,刘耀由于愤懑染病。不久郭默又被石聪战败,丢下妻子儿女向南逃回建康。李矩的将士私下密谋背叛投降后赵,李矩无力镇压,也率众人南归。手下士众在途中纷纷逃亡,只有郭诵等一百多人跟随他,最后死在鲁阳。李矩的长史崔宣率领其余士卒二千人投降后赵。这样司州、豫州、徐州、兖州地区全部归入后赵,与东晋以淮水为界。大战第一阶段,以前赵大败而归。但前赵元气仍在,长安兵团势力并未受损。

      公元225年这场大战,使得前赵和后赵都损失不小,两国虽然元气未损但势力都极大的削弱。而此时的东晋朝廷在刚刚平息内乱后,晋明帝就驾崩了,年仅五岁的晋成帝继位。少年皇帝从此前的历史来看都是一个危险的信号。这一年鲜卑段氏的段末也去世了,其弟段牙继承兄长的权力。段牙为巩固自己的地位与接邻的鲜卑慕容氏交好,慕容氏派人游说段牙,段氏一族自段务勿尘以来一直备受汉、晋、赵的讨伐和打压,原因就在于他们所处的位置为各方争夺的焦点。使者劝说段牙要想兴盛段氏一族就得迁都。段牙听来这段分析觉得很有道理,这么多年来,他的祖先从段务勿尘、段疾陆眷到段匹、段末先后与晋的刘琨、汉的刘渊、刘聪,赵的石勒等人多次发生大规模军事冲突,而且每每被打的找不到北,勉强维持着没有被彻底消灭的状态,苟延残喘的活着。于是段牙下定决心迁离这个是非之地。但是段牙没想到,自己迁都的命令还未下达,就遭到族人段辽(段疾陆眷的孙子)的反对,最终演变成刀兵相向。最终段牙被杀,段辽自立为王。这一年对于各族来说似乎是个不祥之年,鲜卑拓跋贺去世,其弟拓跋纥继位。拓跋氏倒是没有因为领导人交接发生动乱。

     在度过这个公元225这个换届年之后,前赵和后赵这两个虎狼国又开始蠢蠢欲动。两国每次在爆发大战前都要先对冤大头东晋用兵,一开春,后赵石生进兵汝南,杀死汝南守将祖济。前赵也派出黄秀入侵顺阳,顺阳太守匆忙逃往襄阳。而此时的东晋朝廷里全然不顾外患之忧,依然进行着无休止的权力内斗。老臣王导为避免无谓的政治斗争,便以年老多病为由,不参与任何朝中大事的决断,而小皇帝年幼,于是朝中之事大多由辅政大臣庾亮来处理。庾亮一改往日王导的宽和理政之风,一切从严法治,一时间得罪不少江南旧贵族,其中还包括出镇在外的一些武将。就连陶侃对于庾亮的行政方式也有些不满。苏峻对于明帝没有把自己纳入辅政大臣名单一直心有疑虑,怀疑是庾亮、卞壶等人把自己从名单中删除。日益积累的不满使得苏峻开始走上一条叛逆的道路,苏峻私下里开始召集亡命之徒。庾亮派出心腹温峤镇守武昌,用以牵制苏峻、足约、陶侃等出镇在外的将军。

      张骏在前赵被后赵首战击败后,马上反水,去除一切前赵的封号,重新以晋室边疆大臣自居。为避免前赵的攻击逼迫,张骏首先与成汉的李雄取得同盟关系,彼此互相照应,然后派遣武威、武兴、金城等地驻军联合进攻前赵的秦州。此时的刘耀正准备与石勒再次开战,面临后院起火的形势也顾不了太多,急调南阳王刘胤前去抵挡。在对峙多日后,刘胤决定转守为攻,派出骑兵三千袭击负责运输粮草的辛岩部,击溃辛岩后合兵攻击韩璞,韩璞迅速溃败,武威、武兴守将投降前赵。

     天暖之后,不安分的前赵和后赵重开战端。首先发难的是在去年获胜的后赵。后赵中山公石虎率领四万部众进击河东,河东的军事地位之重要不言而喻,当初刘耀就是先占河东而后挺进长安。河东周围郡县无力抵抗,任何势力来,他们能做的选择只有顺服,在这个时代他们已经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哪个国家,只有苟全性命。几十年前还是晋人,后来又变成后汉人,然后又成了前赵人,现在后赵打来了,他们自然也就无所谓再成为后赵人。一下子五十多个郡县投降,在刘耀看来这可是奇耻大辱。石勒不过使他们老刘家曾经养过的狗,可以说没有他们老刘家,就没有石勒的今天,现在狗反过来要咬他的主人,这还了得。于是刘耀亲自率领精锐水陆大军向蒲板扑来。同时刘耀让河间王刘述率领羌族、氐族士兵驻守秦州,防止仇池的杨难敌和后凉张骏袭击自家后院。刘耀首先派出水师从卫关悄悄渡过过黄河,自率陆军直击驻扎蒲板的石虎。石虎见前后受到夹击,且刘耀率精锐而来,只得且战且退。石虎见撤退过程中军心尽失,退至高侯时,石虎命令士兵进城休整。不料刘耀穷追不舍,很快追至高侯,未给石虎休整的机会,一场厮杀,后赵军损失惨重。大将石瞻被杀,士兵的尸体堆积两百多里,前赵缴获上亿军资。石虎只身逃亡朝歌。刘耀命水师再次从大阳渡过黄河,掘开黄河水淹灌了金墉城。趁此机会派出各路大将攻击汲郡和河内。荥阳和野王太守纷纷望风而降,刘耀大军直接威胁后赵都城襄国。

      闻听前方败讯的石勒再也按耐不住,石勒想自己率兵救援洛阳,僚佐程遐等极力劝谏。石勒大怒,手按佩剑将程遐等人呵叱出去。此时石勒忽然想到有一人可就后赵——此时还在狱中的徐光,在张宾死后石勒再也没有找到能适合他心意的谋士,知道徐光的出现,所出计谋让石勒看到张宾的影子,但是徐光为人过于耿直,此前因一言不合被石勒打入大狱。石勒马上召见徐光,徐光自然明白当前后赵所处局势,徐光为石勒分析道:“刘曜凭借一仗的胜利,围攻并占据洛阳,庸人的想法都说他的锋芒不可抵挡。刘曜带领十万甲士,攻打一座城池却一百天,说明前赵士兵经过连番战斗,其战斗力正在逐步下降,战斗之心已经开始逐步丧失。目前他们停止攻击,驻守金墉就是最好的证明。我们能否取胜就在于洛阳一战,臣以为此时必须要陛下亲临战场,我方将士方能忘死杀敌,此战成,则前赵必亡”石勒仰天大笑,于是让宫室内外戒严,有敢于劝谏的斩首。命令石堪、石聪和豫州刺史桃豹等各自统领现有士众会聚荥阳,又令中山公石虎进军占据石门,石勒自己率步、骑兵四万人赶赴金墉,从大渡过黄河。待大军渡过黄河,徐光分析现在前赵兵力分布,连夜奔赴石勒营帐,石勒见徐光贸然而来也不责备,穿衣而起问徐光:“匆忙而来有何紧急军情?”徐光面露喜色答曰:非也,臣下是来向陛下道喜,刘曜如果屯军于成皋关,这是上策,其次当在洛水设阻。而现在刘耀竟然坐守洛阳,成皋当前处于空虚无人把守状态,陛下速派大军抢先拿下成皋,堵绝刘耀撤退后路,此一战,我等必定生擒刘耀,刘耀被擒则前赵亡也。”石勒闻听此言拍着额头说:“这是天意!”石勒顾不上整理盔甲,紧急召见所有将官,命令士卒脱下重甲,马匹衔枚噤声,从隐秘的小道日夜兼行,穿过巩县和訾县。直接绕道洛阳城后。这场大战终于迎来最后的决战阶段。

       此时刘曜还沉浸在几日前大胜的骄傲间。洛阳城内一片歌舞升平,刘耀恣意饮酒,酒席上忽然前线传令官送来急报:石勒大军已经渡河。刘耀没想到此时的石勒已经狗急跳墙,倾举国之兵前来决一死战。刘耀火速着急所有军官,下令首先增强荥阳戍守的力量,关闭黄马关,希望以此堵住石勒进军,将战线维持在黄河岸上。不久在洛水巡逻的士兵与后赵的前锋交战,捉住羯族俘虏送来,刘曜急忙问:“石勒自己来了吗?有多少士众?”俘虏战战兢兢回答说:“大王亲自前来,军势极甚。”刘曜色变,想不到石勒下了如此决心,刘耀于是改变策略,此时必须集中兵力,让军队解除对金墉的围守,将十多万部队集中在洛水西面布阵。石勒远远望见,更加高兴,对侍从左右的人说:“此天助我。”令刘耀没想到的是,石勒原来是在黄河岸边故布疑兵,并不打算在黄河岸边与他展开大决战。此时石勒率领步、骑兵四万人火速抢战洛阳城。刘耀见本营被偷袭,心知中计,此时攻防双方已经调转。气急败坏的刘耀率军重新攻城,大战前刘耀连续饮酒数斗。石虎带领步兵三万人从城北向西,进攻前赵中军,石堪、石聪等各带精锐骑兵八千人从城西向北,进攻前赵的前锋,在西阳门展开激烈的战斗。石勒不顾安危身穿甲胄,从阊阖门出城,率领禁卫军夹击刘耀大军。大战正酣之际,忽然一队人马高举一副铠甲大喊:刘耀已被生擒。原来交战中刘耀被石堪部将俘获,前线前赵士兵闻言,斗志全无。石勒下令停止攻击,接受前赵将士投降。刘耀被俘后终日放不下主子的尊严,面见石勒时也总是提及年少时一起战场杀敌的旧事。石勒此时最关心的是让刘耀写信给长安的前赵百官,速速来降。但是刘耀迟迟不肯配合,最后石勒只能派人杀死刘耀。刘耀也是一代雄主,奈何一山有二虎,悲哉。

      前赵国主刘耀生擒被杀后,前赵国中一片大乱。前赵太子刘熙此时已经被下破了胆,马上召见南阳王刘胤商议准备向西保守秦州。此时前赵唯一的明白人尚书胡勋主动站了出来劝说早已六神无主的太子:“如今圣上被俘,但我们前赵国土仍然完整,将士仍然归于殿下的统治之下,此时的后赵经此大战虽然军势大盛,但是大战后必会休整,我们应当抓住这个空档集中力量做好下一步防御。倘若我们真的抵挡不住再后撤也不迟。”听完此言的刘熙陷入沉思,但是南阳王刘胤却突然发怒,认为此时应该首先保护太子,不能再群龙无首了,不由分说刘胤让士兵将这个明白人拖下去斩了。之后在刘熙的糊涂命令下,文武百官集体逃奔。敌人还没来前赵便上演了一场大逃亡,各地方官员也都放弃自己镇守的地方跟从,关中乱的像是炖烂的粥。此时镇守长安将军蒋英、辛恕拥有士众数十万人,见如此混乱的前赵国,慨叹之后,也放弃了抵抗,派使者向后赵请降,后赵石生率军接管长安城。等长安城丢失后,刘胤也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决定,长安失则前赵亡。于是刘胤率领部众扑向长安,希望能有所补救。石生环城而守,此时刘胤兵力不足以围城。很快石虎率两万精骑前来救援,在城外城内夹击下刘胤只能败彻,石虎抓住战机,以骑兵优势,连续追杀逃兵,刘胤部众损失惨重。刘熙见刘胤大败而归,心知此时已无路可退,率刘胤及三千文武大臣出城而降。石虎残忍的杀死所有郡王、公卿、将军、校尉。石虎此时好像杀神附体,杀瘾一犯不杀个痛快不罢休。返回洛阳后石虎又坑杀五千流民降卒。氐族王蒲洪、羌族王姚弋仲见前赵已王,纷纷遣使向石虎投降。此时石虎功大盖主,骄横之心也日盛一日,但是始终畏惧石勒。后赵右仆射程遐向国主石勒进言说:“中山王石虎是军中悍将,常年征战使他威震内外,锻炼的他既有武略又有权谋,据臣观察,除陛下以外看不起任何人,包括太子。陛下在世,自然不会有什么事,但恐怕他不甘心作少主的臣子。臣建议应当尽早除去他,以利国家大计。”石勒说:“如今天下没有安定,太子石弘年少,应当得到强大的辅佐。中山王是我的亲侄子,而且有着莫大的功劳,我怎能无故杀有功之臣,于亲情于道义都不合理。我明白你的想法,你放心好了,我也会让你参与辅政,不必过分忧虑。”程遐见老皇帝误会他的意思,马上辩解道:若说臣真的有私心,那就是臣担心将来有一天国家大乱,外敌入侵,我等皆成亡国之臣。石勒闻听此言很不开心,此时后赵正值最巅峰时期,石勒还想着下一步的战略部署,如何再次统一这片混乱的大地。于是石勒让程遐退下了。然而他内心也盘算起了继承人的问题,倘若真的内乱,确实会带来亡国的风险,几十年内自己所见已不止一起。而且以他对石虎的了解,石虎确有不甘于人下之心。石勒也明白太子石弘目前不具备驾驭石虎的能力。石勒是雄略之主,可是在这件事表现出不像他风格的犹豫,作战定计石勒从未犹豫,然而这事真的难住了他。在困扰中石勒的病情日益加重。为防国乱那天四方敌国来征伐,石勒派遣使者向晋求和,但是晋成帝愤怒的烧毁了使者带来的重礼,石勒曾屠杀晋室王族大臣,这莫大仇恨岂能一朝抹掉。此时石勒已卧床不起,口不能言。石虎见此情形,对于之前朝中大臣建议老皇帝除掉自己的言论并不是没有耳闻,只是碍于老皇帝权威尚在,只能忍住心中杀机。而此时老皇帝已是拔牙老虎,石虎放开胆子开始了积极的夺权。首先石虎替换宫中所有士兵守卫,然后矫诏诸大臣未经召见不得觐见老皇帝。最后又以圣旨召秦王石宏、彭城王石堪回襄国,此时石勒病情好转,听闻两皇子被召入宫,顿觉大事不妙,但为时已晚,不到一月时间,石勒就病故,石虎全面掌管朝政,虽然太子石弘登基,但是所有大权均落入石虎手中,石虎命部下收捕右光禄大夫程遐、中书令徐光这两个说过自己坏话的人,朝中大臣人人自危,不少大臣纷纷叛逃他国。石弘也在战战兢兢中度日如年,仿佛是在盼着石虎早日登基,也不愿再过这担惊受怕的日子。石弘多次推辞皇位,石虎也担心自己此时登基名不正言不顺,石虎拒绝石弘的让位。为了稳住大臣们的叛逃之风,石虎亲自率军追上叛逃晋国的石聪、彭彪,诛杀二人以儆效尤。而后石虎又识破刘太后与石堪里应外合的计谋,派兵追杀逃奔出城的石堪,废黜刘太后。此时石弘只得以平乱有功嘉奖石虎为魏王,官至丞相高位。镇守关中的河东王石生与镇守洛阳的石朗想在这乱世中博得一丝机会,于是联合起兵讨伐石虎。石虎让儿子石邃镇守都城,亲率七万大军前往平叛。石生为赢得晋国支持,假意投降晋国希望换得晋国出兵以两面夹击石虎,然而与后赵有着深仇大恨的晋国却并未在此时出兵,晋国想看后赵大乱后再趁机出兵一举夺取中原。但是石虎以愤怒之师迅速攻破退守金墉城的石朗,石朗被石虎断足后杀死。石生仓乱中命大将郭权率军迎敌,同时调动两万鲜卑军担当前锋。石虎刚经大战尚未休整便派梁王石挺迎击郭权。郭权以重兵镇守蒲板城,待到石挺攻城受挫后,率军偷袭石挺大军后背。石挺军见敌人如山呼海啸般涌来,争先恐后的逃亡,郭权率军追杀三百里,石挺死于乱军中。就在蒲板大战时,石虎对于鲜卑部许下重金换得鲜卑反戈,鲜卑攻击石生所在长安,石生又不知前方郭权与石挺大战胜负如何,眼下只有逃亡。石虎率兵绕过郭权,直奔长安,石生逃亡前留下蒋英守城,蒋英只是一平凡小将,石虎很快攻入城中杀死蒋英,石生在逃亡路上被部下所杀,郭权见大势已去只得率众逃往陇右。后赵国主石弘自己携带印玺来见石虎,主动请求将君位禅让给丞相石虎。石虎却说:“帝王的大业,天下人自会有公议,为什么自己选择这样做呢!”石弘明白石勒夺取帝位只是时机的问题了,石弘流着眼泪回宫慨叹自己命不久矣。果然不几日后石虎召集群臣于朝堂上公开说:“石弘愚昧昏暗,服丧无礼,应当将他废黜,他连禅让的资格都没有!”石虎派郭殷进帝宫,宣布自己的决定:废黜石弘为海阳王。石弘缓步就车,神色从容,对群臣们说:“我庸碌愚昧不堪继承皇帝大统,还有什么可说的。”石弘希望以此能保全自己的性命,群臣人人流泪,宫女恸哭。石虎并没有马上称帝,而是自称赵天王,石虎将石弘和太后程氏、秦王石宏、南阳王石恢幽禁在崇训宫。不久之后,石虎还是难忍自己的杀心,将石弘及其兄弟连同太后程氏全部杀害。

        前赵继承自后汉,无论从天时地利都具有绝对的优势,却在一战中被生擒而后亡国。这个时代中没有绝对的强者,任何国家只要稍有马虎面对的就是亡国灭族的危险。在这个时代里,基本的人性好似也不存在,手足相残之事如同家常便饭。但冥冥之中似乎自有安排,环环报应随着无休止的战争也在时时印证着。欲知这循环轮回究竟如何运转在这乱世,请看下节《轮回道,群英起》

以上内容由历史新知网整理发布(www.lishixinzhi.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前赵阵亡五万余人,伤员不计;后赵伤亡未见明确记载不详。但俗话说: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石勒军队减员怕也不在少数。

第四位皇帝刘曜在统治前期很有作为,他先是平定了归善王句渠知的叛乱;然后亲征仇池国杨难敌,杨难敌遣使向前赵称藩;又平定了奉州陈安的反叛;最后征服凉州张氏政权,张茂以无数珍宝和美女贡献刘曜,向其称藩,刘曜封张茂为西域大都护、凉王。一番征伐之后,刘曜的皇位基本上是坐稳了,于是刘曜大兴土木,开始耽于享乐。

图片 1

说到前赵可能很多人不太知道这个朝代,小编也不知道这个朝代,但是这个朝代其实就是灭亡了西晋的朝代,而且还把司马懿的尸体从坟墓里面扒出来鞭尸的朝代,这样看来这个朝代好像还比较的狠心的啊,这样的朝代治理国家的话那也应该是有条不紊的,但是最后前赵也还是非常的短命,那么这到底是什么原因?下面就着这个问题一起来揭秘看看吧!

面对气势汹汹一路攻城略地的后赵军队,已无退路的刘曜不甘示弱在派出足够人手防备前凉可能的进攻后率举国之精锐水陆并进东向迎战:曜尽中外精锐水陆赴之--《晋书·载记·刘曜传》。

刘曜很有军事才能,他不只为刘渊、刘聪打下大片领土,攻破洛阳和长安,俘虏西晋二帝;在与石勒的战争中,再次显示出其杰出的军事才能。328年,石勒派石虎率兵从轵关出发,一直行军到蒲阪,攻打前赵;刘曜闻讯后,亲自率兵迎战石虎。石虎害怕,率军撤退,刘耀率军追击。在高侯,刘曜终于追上了石虎,石虎军大败,陈尸200余里,前赵军缴获物资数以亿计。石虎率残兵逃奔至朝歌。刘曜自大阳渡过黄河,率军继续进攻后赵,打败后赵大将石生于金墉,决千金堨灌洛阳城,洛阳震动。

叛军数败王师,于次年春攻破建康城,控制皇帝把持朝政,苏峻分兵在建康周边攻城略地,他本人则依托石头城坚固的城防与各地奔来的义军激战至九月。

开国君主刘渊(304年——310年在位)是位明君,其他三位全部是昏君。第二位皇帝刘聪立了四个皇后、纳了无数妃嫔,日夜淫乐,将朝中大权交予太监王沈等人。王沈等人谄害忠良,重用奸佞小人,政治腐败,当官的只会贪污,下级只会送上级买官,鱼肉百姓。官员宫女们生活奢侈,前线将士却连吃穿都没有。

两军在高候遭遇,背水一战的刘曜率军势不可挡,阵斩石瞻,石虎大败而回退守朝歌:及于高候,大战,败之,斩其将军石瞻,枕尸二百余里--《晋书·载记·刘曜传》。

第三位皇帝刘粲更加昏聩,公元318年,其父刘聪刚刚去世,他就与其父的几位皇后日夜淫乐,没有一点哀容。将朝中大权全部交给外戚靳准。一个月后,靳准发动平阳政变,杀了皇帝刘粲,并尽屠平阳刘氏皇族,自称“汉天王”,向晋朝称臣。汉赵大臣、刘渊养子此时驻守长安,闻迅出兵向平阳进发,准备平叛。据有河北、依附于汉赵的石勒,也从河北赵兵,向平阳进兵。靳明杀靳准,投降刘曜,靳氏被刘曜灭族。后来,石勒攻陷并占有平阳。刘曜在长安称帝,石勒在襄国称帝,从此汉赵政权分裂为前、后赵。

我是历史中简堂烽烟。原创不易,码字更难。你们的每一次点赞转发收藏评论关注都将是对我最大的鼓励,我也将创作出更加优质的内容来回馈大家!

前赵,又称汉赵,是匈奴人刘渊建立的一个政权。公元304年建立,公元329年灭亡,只有短短的25年。公元311年,刘曜攻破洛阳,俘虏晋怀帝;公元316年,刘曜攻破长安,俘虏晋暋帝,西晋灭亡。汉赵政权强大一时,然而仅仅十三年后,汉赵政权即亡于后赵。前赵因何短命而亡?主要原因就是皇帝的昏庸。

但东晋之所以会存在下来而且存在了那么长时间,恰恰是出了意外情况。二、意外:刘曜从西杀出,石氏紧急应对

面对刘曜的进攻,另一位战争狂人石勒也坐不住了,他与刘曜的军事才能可谓棋逢对手。 318年11月,石勒发兵三路进攻刘曜。刘曜看不起石勒,不设防,致使石勒大军迅速开至洛河。两军对峙,刘曜却豪兴大发,他从小喜欢喝酒,听闻石勒到达洛阳附近,知道要与石勒开战了,先喝酒数斗,等到出战时,又喝酒斗余。石勒遂命石虎从洛阳城北攻刘曜中军,命石堪从洛阳城西攻刘曜前锋,石勒从洛阳东夹击刘曜。刘曜早已喝高,被石虎打败退兵时,从马上掉下、坠于冰上,摔了十几处伤,其中贯穿伤有三处,被石堪生俘。前赵军被石勒斩首五万余人。石勒让刘曜写信给其子刘熙投降。刘曜却令刘熙不要管自己的死活,固守江山,石勒就杀了刘曜。第二年,石勒攻破上邽,刘熙被杀,汉赵灭亡。

三、重生:北胡相攻帮大忙,东晋趁机平内乱

结果此战刘曜损失大小将领八十余人,阵亡被屠兵士近两万五千人,大败而回。

在淮南地区的石堪、石聪等人也被紧急调回,挥师北上。

东晋是“五胡乱华”时期汉族在江南地区建立的封建王朝,它是西晋司马家族统治的延续,也是汉人政权的延续。

图片 2

刘、石“第二次洛阳之战”后基本宣告了前赵的灭亡,但刘曜此举却用自己的身家性命和国家前途为东晋带来了生机,可谓大公无私的神助攻。

图片 3

在镇守北方的祖逖于晋元帝太兴二年去世后,野心勃勃的石勒似乎一下摘掉了戴在头上的紧箍咒,开始频繁入侵骚扰。时祖逖卒,勒始侵寇边戍--《晋书·载记·石勒传下》。

曾经在东晋立国过程中功不可没的世族子弟王敦更是先后两次起兵造反,每一次消息传来都足以令司马氏的政权地动山摇。

此战在彼此君王参与督战下打得异常惨烈。刘曜最终因为排兵布阵出现重大失误遭到南北夹击而于洛阳再次折戟,战败被杀:

当时驻守寿春的豫州刺史祖约军心涣散毫无斗志无奈只得退守历阳,把此战略要地拱手让于胡人:祖约诸将佐皆阴遣使附于勒。石聪与堪济淮,陷寿春,祖约奔历阳,寿春百姓陷于聪者二万余户--《晋书·载记·石勒传下》。

两年后的326年刘曜发兵向东欲夺回早在六年前就落入石勒手中的洛阳城,发动了“两赵”第一次“洛阳之战”。

前言

所以说寿春的得失对于石勒和司马氏来说都意义重大。石聪攻寿春,不克...杀掠五千余人,京师大震--《晋书·载记·石勒传下》。

图片 4

这还是两年前后赵没打下寿春时东晋的反应,如今此城已丢建康城内估计早已人心惶惶若五雷轰顶。

但在东晋建国之初的那段艰难岁月里,外有胡人在北境的肆虐,内部也矛盾重重。权臣对皇权的威胁、干预与践踏似乎从来都没停止过。

自从汉赵政权在刘曜时分为前赵和后赵两家后,新崛起的占据北方东部大片土地由羯族人石勒建立的后赵一直是东晋最为强大的敌人。

图片 5

刘曜这个皇帝做的苦,特别是和石勒闹掰以后不仅领土大面积缩水国力也是元气大伤。

东晋则凭借着长江天险在你来我往的缠斗中没有吃太大的亏。

“苏峻、祖约之乱”源于苏峻和权臣庾亮之间的互相猜忌,最终在手下的建议下苏峻联络祖约一同起兵进攻建康,时年咸和二年十一月。十一月,豫州刺史祖约、历阳太守苏峻等反--《晋书·成帝纪》

就这样从八月到十二月,四个月(除去在行军路上的时间实际作战应该没这么长)的时间刘、石双方总计二十余万人围绕洛阳展开鏖战。

江南已持续一年且控制都城和皇帝又被各路义军轮番围攻的苏峻叛军一但狗急跳墙,联合攻取寿春的后赵大军,这对东晋来说则是难以承受灾难性后果。中国历史或许会被提前改写。

寿春这个地方虽然不大但对于建都如今南京的各个王朝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我曾在早前的文章中说过:

随后刘曜十万余众进逼洛阳。在哪里跌倒就要在哪里爬起,也许是执念的驱使,刘曜将决战的地点再次选于洛阳,这个曾写满匈奴族荣耀的地方,也是他与石勒曾经并肩作战过的地方。

故此在不出意外的情况下能征善战兵强马壮且有心统一天下的后赵皇帝将会一鼓作气直捣黄龙,杀晋朝个二罪归一。

后来寿春守将刘仁赡病笃其属将投降,令南唐失去了淮南这块战略纵深,让国都直接暴露在后周的兵锋之下才最终迫使南唐元宗李璟割地称臣。

石堪率军一路势如破竹打到了江淮地区的军事重镇寿春城下,沿途的东晋守军往往一触即溃望风而降。

勒躬贯甲胄,出自阊阖,夹击之。曜军大溃,石堪执曜,送之以徇于军,斩首五万余级,枕尸于金谷--《晋书·载记·石勒传下》。

然而这并不是结束。王敦之后更有苏峻。而苏峻叛乱期间的形势较之前者则更为危急。我们今天要来聊的就是这个话题。一、外患:寿春失守,建康危矣

很难想象如果没有北方刘曜在公元328年八月不顾一切拼尽所有发动对后赵的绝地反击,从而牵制了石勒绝大多数的兵力的话。

因为连战连捷,势头正猛的苏峻忘乎所以大意轻敌孤军出战被手下所杀。叛军拥立其弟苏逸继续凭借都城建康与官军缠斗,一直持续到公元329年二月。

说来前后赵两国的关系从晋明帝太宁三年起就变得日益紧张,正所谓史书中记载的那样:石生攻刘曜河内太守尹平于新安,斩之,克垒壁十余,降掠五千余户而归。自是刘、石祸结,兵戈相交,河东、弘农间百姓无聊矣--《晋书·载记·石勒传下》。

时年晋成帝咸和三年八月,也就是后赵攻占寿春一个月后。

图片 6

某种程度上说东晋和前赵虽然属于不共戴天的敌对关系,但两国同样艰难的处境应该会让彼此有种同病相怜之感。

洛阳危急!消息传到襄国石勒力排众议率步骑八万七千人亲征,加之石虎所部三万共计十一万七千人防守洛阳。

随着陶侃等将领所率大军的到来,已是强弩之末的苏逸等叛军弃城而逃最终被擒获,“苏峻、祖约之乱”被平定。四、尾声

而因为有长江天险的阻隔,东晋要比前赵幸运的多。公元328年,这一次的幸运则源于曾灭亡了前朝的匈奴人,或许这就是天意......

战后刘曜也大病一场。石勒得知这一消息后决定“趁你病要你命”,令石虎率军四万向西攻击长安。

五代时期周世宗对南唐的“三大征”前两次之所以会无功而返正是因为死守寿春这块根据地。

说完了刘、石两家的恩怨纠葛我们再来聊聊东晋致命却幸运万分的“苏峻、祖约之乱”。

转瞬间时间来到了晋成帝咸和三年。这年七月后赵在针对东晋的南部战线上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外部环境还不安定:一方面要和东边强大的后赵死磕;一方面要不时踹几脚东晋,敲打敲打这个偏居江南的汉人政权;最后还得跟臣服于东晋的马仔前凉张氏掰扯;国内的其他胡人也不安分,时常起兵捣乱。

如今我们再回过头来看公元327--329三年间所发生的几件大事就会发现东晋当时是多么的幸运。

本文由金沙城中心娱乐网址发布于中国古代,转载请注明出处:灭亡西晋的前赵为什么这么短命,战争时代

关键词: 金沙城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