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沙城中心娱乐网址 > 历史人物 > 周室三母,古典文学之太平御览

周室三母,古典文学之太平御览

文章作者:历史人物 上传时间:2020-03-04

《列女传》魏曲沃负2018-07-14 20:19列女传点击量:103

○总序后妃

《列女传》周室三母2018-07-14 20:47列女传点击量:174

《列女传》魏曲沃负

《尚书大传》曰:古者后夫人将侍,君前,息烛,后举烛,至於房中,释朝服,袭燕服,然后入御。史奏鸡鸣於阶下然后夫人鸣佩玉於房中,告去也。然后应门击柝告辟(应门,朝六也。辟,启也。)也。然后少师奏质明於陛下,然后夫人入庭立,君出朝。

《列女传》周室三母

曲沃负者,魏大夫如耳母也。秦立魏公子政为魏太子,魏哀王使使者为太子纳妃而美,王将自纳焉。曲沃负谓其子如耳曰:“王乱于无别,汝胡不匡之?方今战国强者为雄,义者显焉。今魏不能强,王又无义,何以持国乎!王中人也,不知其为祸耳。汝不言,则魏必有祸矣。有祸,必及吾家。汝言以尽忠,忠以除祸,不可失也。”如耳未遇闲,会使于齐,负因款王门而上书曰:“曲沃之老妇也,心有所怀,愿以闻于王。”王召入。负曰:“妾闻男女之别,国之大节也。妇人脆于志,窳于心,不可以邪开也。是故必十五而笄,二十而嫁,早成其号谥,所以就之也。聘则为妻,奔则为妾,所以开善遏淫也。节成,然后许嫁,亲迎,然后随从,贞女之义也。今大王为太子求妃,而自纳之于后宫,此毁贞女之行而乱男女之别也。自古圣王必正妃匹妃。匹正则兴,不正则乱。夏之兴也以涂山,亡也以末喜。殷之兴也以有■,亡也以妲己。周之兴也以太姒,亡也以褒姒。周之康王夫人,晏出朝关雎预见,思得淑女以配君子。夫雎鸠之鸟,犹未尝见乘居而匹处也。夫男女之盛,合之以礼,则父子生焉,君臣成焉,故为万物始。君臣、父子、夫妇三者,天下之大纲纪也。三者治则治,乱则乱。今大王乱人道之始,弃纲纪之务。敌国五六,南有从楚,西有横秦,而魏国居其间,可谓仅存矣。王不忧此而从乱无别,父子同女妾,恐大王之国政危矣。”王曰:

《毛诗》曰:《关雎》,后妃之德也。风之始也,所以风天下而正夫妇也。"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俅。"

三母者,大姜、大任、大姒。大姜者,王季之母,有台氏之女。大王娶以为妃。生大伯、仲雍、王季。贞顺率导,靡有过失。大王谋事迁徙,必与。大姜。君子谓大姜广于德教。大任者,文王之母,挚任氏中女也。王季娶为妃。大任之性,端一诚庄,惟德之行。及其有娠,目不视恶色,耳不听淫声,口不出敖言,能以胎教。溲于豕牢,而生文王。文王生而明圣,大任教之,以一而识百,卒为周宗。君子谓大任为能胎教。古者妇人妊子,寝不侧,坐不边,立不跸,不食邪味,割不正不食,席不正不坐,目不视于邪色,耳不听于淫声。夜则令瞽诵诗,道正事。如此,则生子形容端正,才德必过人矣。故妊子之时,必慎所感。感于善则善,感于恶则恶。人生而肖万物者,皆其母感于物,故形音肖之。文王母可谓知肖化矣。大姒者,武王之母,禹后有莘姒氏之女。仁而明道。文王嘉之,亲迎于渭,造舟为梁。及入,大姒思媚大姜、大任,旦夕勤劳,以进妇道。大姒号曰文母,文王治外,文母治内。大姒生十男:长伯邑考、次武王发、次周公旦、次管叔鲜、次蔡叔度、次曹叔振铎、次霍叔武、次成叔处、次康叔封、次聃季载。大姒教诲十子,自少及长,未尝见邪僻之事。

“然,寡人不知也。”遂与太子妃,而赐负粟三十钟,如耳还而爵之。王勤行自修,劳来国家,而齐楚强秦不敢加兵焉。君子谓魏负知礼。诗云:“敬之敬之,天维显思。”此之谓也。

又曰:《葛覃》,后妃之本也。后妃在父母家,则志在女功之事,躬俭节用,服浣濯之衣。尊师敬傅,则可以归安父母,化天下以成妇道也。

及其长,文王继而教之,卒成武王周公之德。君子谓大姒仁明而有德。诗曰:“大邦有子,俔天之妹,文定厥祥,亲迎于渭,造舟为梁,不显其光。”又曰:“大姒嗣徽音,则百斯男。”此之谓也。

颂曰:

又曰:《卷耳》,后妃之志也。又当辅佐君子,求贤审官,知臣下之勤劳,内有进贤之志,而无险诐私谒之心,朝夕思念,至於忧勤也。"采采卷耳,不盈顷筐,嗟我怀人,置彼周行。"

颂曰:

魏负聪达,非刺哀王,王子纳妃,礼别不明,负款王门,陈列纪纲,王改自修,卒无敌兵。

又曰:《樛木》,后妃逮下也。言能逮下而无嫉妒之心焉。"南有樛木,葛藟累之;乐只君子,福履绥之。"

周室三母,大姜任姒,文武之兴,盖由斯起。大姒最贤,号曰文母。三姑之德,亦甚大矣!

又曰:《螽斯》,后妃子孙众多也。言若螽斯不妒忌,则子孙众多也。"螽斯羽,诜诜兮!宜尔子孙,振振兮!"

又曰:《桃夭》,后妃之所致也。不妒忌,则男女以正,婚姻以时,国无鳏民也。"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又曰:《兔罝》,后妃之化也。《关雎》之化行,则莫不好德,贤人众多也。"肃肃兔罝,椓之丁丁;纠纠武夫,公侯干城。"

又曰:《芣苡》,后妃之美也。天下和平,则妇人乐有子矣。"采采芣苡,薄言采之。"

又曰:《鸡鸣》,思贤妃也。哀公荒淫怠慢,故陈贤妃贞女夙夜警戒,相成之道焉。

《礼记》曰:天子之妃曰后。(郑玄注曰:后之言后也。)

又《昏义》曰:古者天子后立六宫、三夫人、九嫔、二十七世妇、八十一御妻,以德天下之内治,以明章天下之妇顺,故内和而家理。天子立六宫、三公、九卿、二十七大夫、八十一元士。以听天下之外治,以明章天下之男教,故外和而国治。故曰:天子听男教,后听女顺;天子理阳道,后治阴德;天子听外治,后听内职。教训成俗,外内和顺,国家治理,此之谓盛德。

《白虎通》曰:天子之发妃谓之后何?后者,君也;天子妃至尊,故谓君也,明海内之小君也。

《汉书》曰:自古受命帝王及继体守文之君,非独内德茂也,盖亦有外戚之助焉。夏之兴也以涂山,而桀放也用妹喜;殷之兴也以有娀及有{新女},而纣之杀也嬖妲己,周之兴也以姜嫄及大任、大姒,而幽王之擒也淫褒姒。故《易》基《乾坤》,《诗》首《关雎》,《书》美釐降,《春秋》讥不亲迎。夫妇之际,人道之大伦也。

《汉书》曰:汉兴,因秦之称号,帝母称皇太后,祖母称太皇太后,正嫡称皇后,妾皆称夫人,有美人、良人、八子、七子、长使、少使之号焉。至武帝,制婕妤、娙娥、傛华、充衣,各有爵号,而元帝加昭仪之号,凡十四等云。昭仪位视丞相,爵比诸侯王。婕妤视上卿,比列侯。娙娥视中二千石,比关内侯。傛华视真二千石,比大上造。美人视二千石,比少上造。八子视千石,比中更。充衣视八百石,比左更。七子视八百石,比左庶长。长使视六百石,比五大夫。少使视四百石,比公乘。五官视三百石。顺常视二百石。无涓、共和、娱灵、保林、良使、夜者皆视百石。上家人子、中家人子视有秩斗食云。五官以下,葬司马门外

应劭《汉官》曰:皇后称椒房。《诗》云:"椒聊之实,蔓衍盈升",美其繁兴。以椒涂室,亦取温暖,除恶气也。犹天子赤泥殿上曰丹墀。

《汉旧仪》曰:皇后、婕妤乘辇,馀皆以茵,四人舆以行。

又曰:皇后玉玺,文与帝同。皇后之玺,金螭虎纽。

又曰:皇后、太子各食三十县,曰汤沐邑。

《五经要义》曰:古者后夫人必有女史彤管之法,后妃群妾,以礼御於君所。女史书其日,授环,以示进退之法。生子月娠,则以金环退之。当御者以银环,进者著於左手;既御,著於右手。左手阳也,以当就男,故著左手。右手阴也,既御而复故。此女史之职也。

《后汉书》曰:夏殷以上,后妃之制,其文略矣。《周礼》:王者立后、三夫人、九嫔、二十七世妇、八十一御女,以备内职焉。后正位宫闱,同体天王。夫人坐论妇礼,九嫔掌教四德,世妇主丧、祭、宾客,女御序於王之燕寝。颁官分务,各有典司。女史彤管,记功书过。居有保阿之训,动有环珮之响。进贤才以辅佐君子,哀窈窕而不淫其色。所以能述宣阴化,修成内则,闺房肃雍,险谒不行也。故康王晚朝,《关雎》作讽;宣王晏起,姜氏请愆。及周室东迁,礼序凋缺,诸侯僣纵,轨制无章。齐桓有如夫人者六人,晋献升戎女为元妃,终於五子作乱,冢嗣遘屯。爰逮战国,风宪偷薄,适情任欲,颠倒衣裳,以至破国亡身,不可胜数。斯固轻礼驰防,先色后德者也。

秦并天下,多自骄大,官备七国,爵列八品。汉兴,因循其号,而妇制莫厘。高祖帷薄不修,孝文衽席无辩,然而选纳尚简,饰玩少华。自武、元之后,世增淫费,至乃掖庭三千,增级十四。妖倖毁政之符,外姻乱邦之迹,前史载之详矣。

及光武明德中兴,斫雕为朴,六宫称号,惟皇后、贵人。贵人金印紫绶,俸不过粟数十斛。又置美人、宫人、采女三等,并无爵秩,岁时赏赐充给而已。汉法常因八月筭人,遣中大夫与掖庭丞及相工,於洛阳乡中阅视良家童女,年十三已上,二十已下,姿色端丽,合法相者,载还后宫,择视可否,乃用登御。所以明慎娉纳,详求淑哲。明帝聿遵先旨,宫教颇修,登建嫔后,必先令德,内无出阃之言,权无私溺之授,可谓矫其弊矣。向使因设外戚之禁,编著甲令,改正后妃之制,贻厥方来,岂不休哉!虽御已有度,而防闲未笃,故孝章以下,渐用色授,恩隆好合,遂忘淄蠹。

自古虽主幼时艰,王家多衅,必委成冢宰,简求忠贤,未有专任妇人,断割重器。惟秦芊太后始摄政事,故穰侯权重於昭王,家富於嬴国。汉仍其谬,知患莫改。东京皇统屡绝,权归女主,外立者四帝,临朝者六后,莫不定策帷帟,委事父兄,贪孩童以久其政,抑明贤以专其威。任重道悠,利深祸速。身犯雾露於灵台之上,家婴缧绁於圄犴之下。湮灭连踵,倾辀继路,而赴蹈不息,燋烂为期,终於陵夷大运,沦亡神宝。《诗》、《书》所叹,略同一揆。

《魏志》曰:魏因汉法,母后之号,皆如旧制,自夫人以下,世有增损。太祖建国,始命王后,其下五等:有夫人,有昭仪,有婕妤,有华客,有美人。文帝增贵嫔、淑媛、修容、顺成、良人。明帝增淑妃、昭华、修仪,除顺成官。太和中,始复命夫人,登其位於淑妃之上。自夫人以下,爵凡十二等。

又曰:黄初三年,诏曰:"妇人与政,乱之本也。自今已后,群臣不得奏事太后,后族之家不得当辅佐之任,又不得横受茅土之爵。以此诏传后世,若有背违,天下共诛之。"

殷融议后父不应拜后曰:"天性之至,父子之道,人伦之序,君臣之义,性至因亲,故情礼无二;义序缘敬,故尊严无上。"《易》曰:'有父子然后有君臣,有君臣然有礼仪生焉。'故资父事君,教之至也。君不以贵而臣其所尊,故子爵不加於父也。夫以帝王之尊,犹无臣妾父母之义,况后从尊於帝,而令母执臣妾邪!而郑玄复云:'公朝与归宁,别有二制;尊卑迭用,拜谒更序。'亦有未详斯议为何所据?"

晋张华《女史箴》曰:茫茫造化,二仪始分;散气流行,既陶既甄。在帝庖牺,肇经天人;爰始夫妇,以及君臣。家道以正,而王猷有伦。妇德尚柔,含章贞吉;嬺婉淑慎,正位居室。施衿结褵,虔恭中馈;肃慎尔仪,式瞻清懿。樊姬感庄,不食鲜禽;卫女矫桓,耳忘和音。志厉义高,而二主易心。玄熊攀槛,冯媛趋进,夫岂无畏?知死不吝。班妾有辞,割欢同辇,夫岂不怀?防微虑远。道罔隆而不杀,物无盛而不衰。日中则昃,月满则微。崇犹尘积,替若骇机。人咸知饰其容,而莫知其饰性。性之不饰,或愆於礼正;斧之藻之,克念作圣。出其言善,千里应之;苟违斯义,则同衾以疑。夫出言如徵,而荣辱由兹。勿谓幽昧,灵鉴无象;勿谓玄漠,神听无响。无矜尔荣,天道恶盈;无恃尔贵,隆隆者坠。鉴於小星,戒彼攸遂;比心螽斯,则繁尔类。欢不可以黩,宠不可以专。专实生慢,爱极则迁;致盈必损,理有固然。美者自美,翩以取尤。冶容求好,君子所仇。结恩而绝,职此之由。故曰:翼翼矜矜,福所以兴;靖恭自思,荣显所期。女史司箴,敢告庶姬。

《后魏书》曰:魏氏王业之兆虽始於神元,至於昭成。世崇俭质,妃嫱嫔御,率多阙焉,唯以次第为称。而章、平、思、昭、穆、惠、炀、烈八帝,妃后无闻。道武追尊祖妣,皆从帝谥为皇后,始立中宫,馀妾或称夫人,多少无限,然皆品次。太武始增左右昭仪及贵人、椒房。

《后魏书》曰:后魏故事,将立皇后,必令手铸金人,以成者为吉,不成则不得立也。又太武、文成保母劬劳之恩,并极尊崇之义,虽事乖典礼,而观过知仁。

《北史》曰:周氏率由姬制,内职有序。文帝创基,修衽席以俭约;武皇嗣立,节情欲於矫枉。宫闱有贯鱼之美,戚里无私溺之尤,可谓得君人之体也。

宣皇外行其志,内逞其欲,溪壑难满,采择无厌。恩之所加,莫限厮皂;荣之所及,无隔险诐。於是升兰殿以正位,践椒庭而齐体者,非一人焉;阶房帷而施青紫,缘恩倖而拥玉帛,非一族焉。虽辛、癸之荒淫,赵、李之倾城,曾未足比其仿佛也。人厌苛政,其事实多。文帝之祀忽诸,特由于此。

隋文思革前弊,大矫其违,惟皇后当室,旁无私宠,妇官位号,未详备焉。开皇二年,著内官之式,略依《周礼》,省减其数。炀帝时,后妃嫔御无厘妇职,惟端容丽饰,陪从宴游而已。帝又参详典故,自制嘉名,著之於令。

○人皇后

《春秋命历序》:《洛书擿亡辟》曰:"人皇兄弟九人,别长九州。离艮,地精,女出为之后。"

○庖牺母

《河图》曰:燧人之世,大迹出雷泽,华胥履之,生伏羲。

《帝系谱》曰:伏羲,十月四日人定生,母华胥。(《孝经》、《河图》云:伏羲在亥,得人定之时。)

○神农母

《春秋元命苞》曰:女登生神农,人面龙颜,始为天子。

《孝经钩命决》曰:佳姒感龙,生帝嵬魁

《帝王世纪》曰:炎帝神农母曰侍姒,有娇氏女,名登,为少典妃;游华阳,有龙首感之,生神农於裳羊山。娶奔水氏之女曰听訞,生帝临女子。

○黄帝母

《河图》曰:黄轩母曰地祗之子,名附宝。之郊野,大霓绕北斗枢星,耀感附宝,生轩辕。

《帝王世纪》曰:黄帝有熊氏,少典之子。母曰附宝,其先即炎帝母家有娇氏之女,世与少典氏婚。及神农之末,少典氏又娶附宝,见大霓光绕北斗枢星照郊野,附宝孕,二十五月,生黄帝於寿丘。(干宝云:二十五月而生。余同。)

○黄帝四妃

《史记》曰:黄帝娶西陵之女,是为累祖,为黄帝正妃。生二子,其后皆有天下。

《汉书·古今表》曰:黄帝妃方雷氏,生玄嚣,为青阳。妃累祖,生昌意。妃彤鱼氏,生夷鼓。妃嫫母,生苍林。

《帝王世纪》曰:黄帝四妃,生二十五子。元妃西陵氏累祖,次妃方雷氏曰女节,次曰彤鱼氏,次曰嫫母。

《列女传》曰:黄帝妃曰嫫母,於四妃之班居下,貌甚丑而最贤心,每自退。

○颛顼母

《河图》曰:瑶光之星,如虹贯月;正白,感女枢於幽房之宫,生帝颛顼。

《史记》曰:昌意娶蜀山女昌仆,生高阳。高阳有圣德。黄帝崩,高阳立,是为颛顼。

《帝王世纪》曰:昌意之妃,之女枢。金天氏末,生颛顼於弱水。

○颛顼妃

《世本》曰:颛顼娶於胜坟氏。之子,谓女禄,是生老童。(《帝系》云胜奔氏,馀同。)

○帝喾四妃

《河图》曰:庆都与赤龙合,生帝於伊尧。(《世记》云从母姓。)

《毛诗》曰: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宅殷土茫茫。

《春秋元命苞》曰:周本姜嫄游闭宫,其地扶桑,履大迹,生后稷。

《春秋合诚图》曰:尧母庆都,有名於世,盖太常之女,生於斗维之野。常在三河之东南,天大雷电,有血流润大石之中,生庆都。长大,常有黄云覆盖之,梦食不饥年二十,寄伊长孺家,无夫,出观三河之首,常若有神随之,有赤龙负图至,署曰:"赤帝起成天宝。"即庆都之。翼之野奄然阴风雨,龙与庆都合,有身,龙消不见,乳尧。(《汉书》云:尧母十四月生尧。《帝王世纪》《搜神记》同。)

《史记》曰:喾聚陈丰,生放勋。

又曰:后稷弃母有邰氏女,曰姜嫄,为帝喾元妃。出野,见巨人迹,心欣然说,欲践之,身重如孕者。居期而生子,以为不祥,弃之隘巷。以为神,收养之。初欲弃之,因名弃。

《毛诗·生民》曰:厥初生民,时维姜嫄。(生民本后稷也,后稷之母,配高辛氏帝焉。)

《史记》曰:殷契母曰简狄,有娀氏女,为帝喾次妃。三人行浴,见玄鸟遗其卵,简狄取而吞之,因孕,生契。

《世本》曰:帝喾卜其四妃,四妃之子而皆有天下。元妃有邰国之女曰姜嫄,是产后稷;次妃有娀氏之女简狄,是产契;次妃曰陈丰,是生帝尧;次妃曰娵訾,产帝挚。

《帝王世纪》曰:娵訾班在四人下,生挚最长,故登帝位。

○尧妃

《世本》曰:尧娶散宜氏子,谓之女皇。(宋忠曰:是生月朱。《帝系》《汉书》同。)

《帝王世纪》曰:女莹生丹朱。(《汉书》亦云女莹。)

○舜母

《河图著命》曰:女登见大虹,意感,生舜於姚墟。

《史记》曰:舜母早死,瞽叟更娶后妻,生象傲。

○舜二妃

《尚书》曰:师锡帝曰:"有鳏在下,曰虞舜。"岳曰:"瞽子,父顽,母嚚,象傲,克谐,以孝烝烝,乂不格奸。"帝曰:"我其试哉!"女于时,观厥刑于二女。厘降二女于沩汭,嫔于虞。

金沙城中心娱乐网址,《礼记》曰:舜葬苍梧,盖二妃未之从也。

《山海经》曰:大荒之中,有不庭之山,帝俊妻娥皇生焉。

《帝系》曰:舜娶於帝尧,谓之曰女偃。

《列女传》曰:有虞二妃,帝尧之二女也,长曰娥皇,次曰女英。尧举舜为相,摄行王政,每事常谋二女。舜既受禅升为天子,娥皇为后,女英为妃,事瞽叟犹若初焉。天子称二妃聪明贞仁。舜陟方死苍梧,二妃死於江湘之间,谓之湘君。

《尸子》曰:尧妻舜以娥皇,媵之以女英。

《离骚·九歌·湘夫人》曰:帝子降兮北渚,目渺渺兮愁予,(帝子谓尧二女娥皇女英,随舜不反,堕于湘水者,因为湘夫人也。)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

○夏禹母

《河图著命》曰:修纪见流星,意感,生帝文命,我禹兴。

《周礼含文嘉》曰:夏姒氏祖以薏苡生。

《孝经钩命决》曰:命星贯昴纪,梦接,生禹父。

《世本》曰:鲧娶华氏,曰女志,是生高密禹。(《帝系》云产文命,余同)

○禹妃

《尚书·咎繇谟》曰禹曰:"予娶于涂山,辛壬癸甲(辛日娶妻至于甲日复往治水,)启呱呱而泣,予弗子。(涂山女,《史记》同。)

《山海经》曰:太室嵩高成阳西,启母化为石在焉。

《帝王世纪》曰:禹始纳涂山氏女,曰女娲,合婚於台桑,有白狐九尾之瑞,到至是为攸女。故《连山易》曰:"禹娶涂山之子,名曰攸女,生启是也。

《列女传》曰:启母涂山者,夏禹之妃,涂山之女也。禹娶四日而去治水。启既生,呱呱而泣。禹三过其门不入。

《吕氏春秋》曰:禹行功,见涂山之女,禹未之遇。南音南土,涂山之女乃令其妾往候禹於涂山之阳,女作歌曰《候人》,实始作南音也。

○帝相后

《左传》曰:伍员曰:"昔有过浇灭夏后相,后缗方娠,逃出自窦,归於有仍,生少康焉。浇求之,逃奔有虞,虞思妻之以二姚。"

《楚辞》曰:迨少康之未家,留有虞之二姚。

○桀妃

《洛书录运法》:孔子曰:"逢氏抱小女末喜观帝,孔甲悦,以为太子履癸妃。"

《国语》曰:桀伐蒙山而得末喜。

《纪年》曰:后桀伐岷山,岷山女於桀二人,曰琬、曰琰。桀受二女,无子,刻其名於,苕华之玉,苕是琬,华是琰;而弃其元妃於洛,曰末喜氏。末喜氏以与伊尹交,遂以夏亡。

《帝王世纪》曰:末喜好闻裂缯之声而笑,桀为发缯裂之,以顺适其意。

《列女传》曰:夏桀末喜者,夏桀之妃也。桀伐有施,有施女以末喜。

○殷汤母

《河图著命》曰:扶都见白气贯月,意感,生黑帝子汤。

○汤妃

《帝王世纪》曰:汤娶有莘,为正妃。

《列女传》曰:汤妃,有莘之女也。德高而伊尹为之媵臣,佐汤致王,训正后宫,嫔御有序,咸无嫉妒逆理之人。生三子:太丁、外丙、仲壬。太丁早卒,丙、壬嗣登太位。

○帝乙妃

《史记》曰:帝乙长子曰微子启,贱不得立。立少子辛,辛母正后,嗣。

《帝王世纪》曰:帝乙二妃,生四子:长曰微子启,中曰微仲,少曰受德辛;庶妃生箕子。初,启母之生启及仲,尚为妾;及立为后,乃生纣。

○纣妃

《史记》曰:纣伐有苏,有苏人以妲己女焉。纣爱妲己,妲己之言是从。武王杀之,斩以玄戈,悬之小白旗。

《列女传》曰:妲己者,殷纣之妃也。纣伐有苏,有苏女以妲己。美而辩,用心邪僻,夸比於体,戚施於貌。纣好酒淫乐,不离妲己,所誉者贵之,所憎者诛之。

○周大王妃

《毛诗》曰:古公亶父,来朝走马。率西水浒,至下岐下。爰及姜女,聿来胥宇。

又曰:挚仲氏任,自彼殷商,来嫁于周,曰嫔于京。乃及王季,维德之行。

《史记》曰:古公太姜生少子季历,季历娶太任,皆贤妇人,生子曰昌。

《列女传》曰:太姜者,太王之妃,有台之女,曰贤而有色。生太伯、仲雍、王季。化导三子,皆成贤德。太王有事,必谘谋焉。

○王季妃

《河图著命》曰:太妊梦长人感己,生文王。

《毛诗》曰:思齐太妊,文王之母。思媚周姜,京室之妇。

《列女传》曰:太妊者,王季之妃,挚任之女也。端懿诚庄,维德之行。及其有娠也,目不视恶色,耳不听淫声,口不放言,溲於豕牢,而生文王。文王生而明圣,太妊教以一而知其百,卒为周宗。君子谓太妊能胎教。

○文王妃

《毛诗》曰:天监在下,有命既集。文王初载,天作之合。在洽之阳,在渭之涘。缵女维莘。长子维行(缵,继也。莘,太姒国也。长子,长女。)笃生武王。(笺云:太姒厚生圣子武王。)

又曰:太姒嗣徽音,则百斯男。

《论语·泰伯》曰:武王曰:"予有乱臣十人。(马融曰:乱,理也。十人谓周公旦、召公、奭公、太公望、毕公荣、虢叔、闳天、散宜生、太颠、南宫括。其一人谓文母也)。"孔子曰:"才难,不其然乎?唐虞之际,於斯为盛。有妇人焉,九人而已。"

《列女传》曰:太姒者,文王之妃,莘姒之女也,号曰文母。

○武王妃

《左传》曰:子产曰:"当武王邑姜方娠太叔,(杜预曰:邑姜,武王后,齐太公之女也。怀胎为娠。太叔,成王之弟叔虞者。)梦帝谓己:"余命而子曰虞,(帝,天也。虞,唐君之名。)将与之唐,属诸参,而蕃育其子孙。"及生,有文在手曰《虞》,遂以命之。"

《帝王世纪》曰:武王纳太公之女,曰邑姜,修教於内,生太子诵。

○宣王后

《琐语》曰:元妃献后生子,不恒其月而生,后弗敢举。王召群吏问,将弃之。仲山甫曰:"天将以是弃周,弃之何益?且卜筮言,何必从。"乃弗弃。

《列女传》曰:周宣姜后者,齐侯之女也。周宣尝夜卧晏起,后夫人不出於房。姜后既出,乃脱簪珥,待罪於永巷,使其傅母通言於王曰:"妾之不才,妾之淫心见矣,至使君王失礼而晏朝,以见君王之乐色而忘德也。"王曰:"寡人不德,实自生过,非夫人之罪也。"

○幽王褒后

《毛诗》曰:《白华》,周人刺幽后也。幽王娶申女以为后,又得褒姒而黜申后,故下国化之,以妾为妻,以孽代宗。

又曰:《正月》,刺幽王也。"燎之方阳,宁或灭之;赫赫宗周,褒姒灭之。"

《国语》曰:夏之衰也,二龙止於夏庭而曰:"余,褒之二君。"夏帝卜请其漦而藏之,乃吉。(韦昭曰:龙吐沫,龙之精气也。)龙亡而漦在,椟而藏之。三代莫敢发。至厉王之末,发而观之。漦流於庭,不可除。王使妇人倮而澡之,漦化为玄鼋,入王后宫。童妾既龀而遭之,既笄而孕,无夫而生子,惧而弃之。宣王之时,童谣曰:"厌弧箕服,实亡周国。"有夫妇卖是器者,见后宫童妾所弃妖子,闻其啼,哀而收之。夫妇奔褒。褒人有罪,请入所弃女,是为褒姒。幽王爱之,生伯服,废申后,而以褒姒为后。褒姒不好笑,幽王欲其笑,万方,不笑。烽火大鼓噪,诸侯悉至,至而无寇,褒姒乃大笑。幽王数为举烽。申侯怒,与西夷犬戎攻,杀王,虏褒姒。(《史记》《列女传》《世纪》并同。)

《列女传》曰:幽王出入与褒姒同乘弋猎,不时以适褒姒意。

○秦始皇太后

《史记》曰:吕不韦所幸姬有娠,而进之於子楚,生秦始皇,是为太后。

《说苑》曰:秦始皇太后不谨,幸郎嫪毐,封长信侯。长信侯生两子,毐专国事,骄奢,与侍中、左右贵人俱博,饮酒醉,争言而斗,瞋目大呼曰:"吾乃秦皇帝之假父也,窭人子何敢与我亢?"斗者走,行白始皇,始皇大怒。毐因作乱,战咸阳宫,毐败始皇取毐四支车裂之,取其两弟囊扑杀之。皇太后置之咸阳宫,下令曰:"敢以太后事谏者戮而杀之"。阙下谏而死者二十七人。茅焦乃上谒于王,遂以千乘万骑自迎太后归咸阳。太后喜,大置酒待茅焦,及饮,太后称曰:"抗枉令直,使败更成,安秦社稷,使妾母子复得相会,茅君之力也。"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由金沙城中心娱乐网址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周室三母,古典文学之太平御览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