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金沙城中心娱乐网址 > 金沙城中心 > 深夜超市_恐怖惊悚_好文学网,午夜直播的恐怖故

深夜超市_恐怖惊悚_好文学网,午夜直播的恐怖故

文章作者:金沙城中心 上传时间:2020-02-02

亡命收听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旧收音机

你有没有过一个收音机,调频的,仔细地拨弄旋钮寻找一个声音的那种?在网络横行的这个时代里,大多数人都忘记了收音机,MP3、MP4里自己选配的音乐充实着生活,但是我有一个收音机,因为我能在这个机器里找到别人听不见的东西。

我不是一个无线电爱好者,我也从没有组装过什么电器,这个收音机是我偶然从堆放旧物的箱子里发现的,完全是出于好奇,我当时很想知道空气中那些无形的电波在传递着什么信息,装上电池,收音机里噼啵的杂音差一点就让我放弃寻找,在我最后一次调转旋钮的时候,我听到了里面传出来的一个声音。

“就在你家的楼后面,那里曾经有一幢鬼厦,进去过的人全都失去了记忆,当然只是在鬼屋里面的记忆。没人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直到有一天,一个人从里面走出来,他浑身是血,两只眼睛满是恐惧,一直重复着一句话‘让我走,让我走。求你放过我!’他失去的是全部的记忆,没人知道为什么。”我兴奋地听着这个阴森森的声音讲述一个鬼故事,没想到现在的广播还有这样的节目。

“那个人被送进精神病院,警察封锁了鬼屋,后来拆掉了,盖起了一座超市。你听说过那间超市的传闻吗?在盖那超市的时候,是打了生桩的!”

“打生桩?”我从没听说过这个词,不禁嘀咕了一声。

“对,打生桩。就是把活人埋进地基里,可以确保工程顺利和以后的生意兴隆!”

收音机里的声音似是听到了我的疑问,竟给出了一个回答,我不禁脊背发凉哆嗦了一下。

“超市盖好之后,果然生意兴隆,可他们没想到那地方原本有一个鬼屋,打下的生桩又怎么能保他长久呢?看吧,就要出事了……”那声音渐渐地隐去。

真是一个好故事,确实把我吓倒了,尤其是那对我疑问的回答部分,真的给人一种讲述人正在和我交流一样的感觉,声音也吓人,想象不出一个人这样说话会吓坏多少人。可怎么故事就这么结束了?这是什么频道?老旧的收音机标注着调频波段的表盘早已经磨得看不清,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波段,什么节目。总之挺有意思,明天继续!

超市

第二天清晨,警笛声把我吵醒了,推开窗户,楼后面的超市门前聚集了很多人。我一个激灵,昨天忘了我家楼后真的有间超市,难道说……

我快步冲出房门,来到超市前:“怎么了,里面怎么了?”

“听说是值夜班的保安死了,死得很惨,被罐头箱子砸碎了脑袋!邪门呀,货架上的罐头箱子白天那么多人都掉不下来,晚上怎么就掉下来,还就砸着人了呢?听说这里以前是个鬼屋,以后这家超市还是少来的好!”

听完路人甲的介绍,我头上的冷汗一下子涌了出来,难道说昨天那个节目是个预言?我转身离开,冲回家打开了那个收音机。噼啵噼啵的只有电流通过喇叭的噪音,哪儿有什么广播?晚上,我等到晚上再听!

午夜,我又打开了它。

“你坐过午夜的出租车吗?就是多收你计程费的时间段。没有出租车愿意在午夜时间里去一个地方,那地方就在西城。那里原本是一个乱葬岗,很多孤魂野鬼都会在午夜出来找替身投胎。那是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一辆出租车载着一个姑娘路过那里。第二天,出租车被发现遗弃在城外,车中只有一具枯骨,警方的检查结果是,那枯骨是死去多年的人,出租车司机至今还没有找到。找不到了,他被拉去做了替死鬼。记住,不要在午夜坐出租车去西城……”

“报纸上都登过这件事,还用你来讲?”我嘀咕了一句。

“明天还会有报道,记得收听哦……”

这又是在回答我?不会这么邪门吧!广播结束了,我心怀忐忑地关上收音机。看着这个老旧的机器,我很有一种拆开看看里面有什么东西的冲动,因为我感觉这东西里面似乎有个讲故事的人,而不是在接受一个无线电信号。可是我不敢,那是一种欲罢不能的好奇和冷彻心底的恐惧。

出租车

第二天真的有了报道,西城郊外一辆出租车被发现翻倒在路旁的沟里,车内只有司机一具尸体。看情形是一起交通意外。可是我知道,那司机是被拉去做替死鬼了。

当我战战兢兢地又一次打开收音机的时候,里面的声音仍然准时响起:“今天讲的是一个水鬼的故事,亲爱的朋友,你有没有在河边听到水中不明的响声?记住听到以后千万不要去看,那是水鬼在故意引起你的注意,当你走到河边,你会脚下一绊,然后摔到水边,只能没过小腿的水就会把你淹死,然后你的身体会像被人拖住一样一点儿一点儿滑进水中。注意,你是被淹死之后才滑进水中的,当然这个过程不会有人看到。发现你的人会认为你是失足落入水中的。因为你知道你是被水鬼拉下去的,你不能让人知道你会在那个地方等着机会去拉别人,你的身体是被变成了鬼的你自己拉下水的。这是个秘密,不要告诉别人!”

我简直无法再忍受这样的故事,因为我知道我明天恐怕又要得到一个人被淹死的消息了,我关掉收音机,用枕头压住头,我决定明天去找个人帮我拆开这个收音机,我要看看里面有些什么东西。

“什么?你收到了不知名的广播,每天一个鬼故事?呵呵,我听听。”徐安妮笑着接过我手里的收音机。“现在听不到的,要到晚上,我连听了三天了。次日都会按照故事里说的发生一起意外!你先帮我看看这个收音机有什么问题!”徐安妮是我的一个朋友,学物理出身,喜好无线电,据说是一个无线电爱好者协会的会员。

“好,我先看看!这个收音机型号比较早了,波段都看不出来了,拆了啊!”说着她熟练地拆开了收音机的后盖。

“好家伙,这个东西还能听?你看这电容涨得,快爆了都。你糊弄我呢吧!从你这东西的老旧程度来看,它基本上是个废品。你看看这都短路了,能听到电流声已经是奇迹了,你还听到广播?我谢你了,你用一个灵异故事娱乐了我。”徐安妮只看了两眼就把收音机递给了我,“我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聊了?”

“我靠!我发誓我说的是真的,现在我们查查新闻,看有没有淹死的人!”我一下子急白了脸,还有一部分是吓的。

“无聊,我没工夫和你开玩笑!”

“不信我们晚上一起听一下!”我急赤白脸地说。

徐安妮歪着头看着我说道:“即使你想要追求我,拜托用个浪漫点的方法好不好?你直接请我去看流星雨好不好?绝对胜过这半夜抱着一个破收音机等着听鬼故事,而且我郑重声明,我不会和你一起到半夜。”

被她打败了!

“那你留着这个,自己听,不要动旋钮,就是这个频道,听到你就相信了,我也郑重声明,我对理科女人不感兴趣。”

“这个我相信,我满足不了你的想象力!”徐安妮微微一笑,“好,那我就半夜听一下。骗我的话,小心你的钱包!”

尾声

我走出安妮家,去到护城河边转了一圈,还真就让我看到了警察在打捞浮尸,我赶紧给安妮打电话,可她鄙视地“切”了一声就挂掉了我的电话。臭丫头,等着晚上见鬼吧!

我整夜在等着安妮的电话,我觉得她应该惊慌失措地打电话给我,告诉我她听到了,她好害怕,可是没有,转念一想,要是她没听到,恐怕也应该打个电话骂我一顿吧,可是这没有电话,是不是有点不对劲了?我有点坐不住了,按下了安妮的号码。

“安妮?安妮!”电话通了,我问了两声里面没人说话,“怎么了,吓傻了吧,听到没有?”

“今天的故事是关于收音机的,你知道吗?有的鬼会顺着无线电波寻找一个合适的人,把他当作替死鬼……”电话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这个声音我听了三个晚上,没想到这一次出现在了安妮的电话里。

我静静地听着,思绪回到了半年前。我周末上校外勤工助学,忙到深夜匆匆赶往学校,在路过一个黑巷子时,突然后脑勺一疼,被大棍子狠狠抡了一下,昏了过去。醒来的时候,自己在一个深洞里,四肢被绑住,口里被塞了一团布,身体已经大半掩埋在土里,头顶上空,还不断掉下大片大片的碎土,洞口站着几个人,一边往洞里填土,一边狰狞地笑着。在视线完全被黑暗吞噬前,我清晰地看到几人身后那块“XX超市”的招牌。

我对着电话声音低沉地说道:“我已经帮你们找了这么多替身,你们电台得多帮帮我。”

那个熟悉的声音轻轻一笑,说:“那我可以好好准备明天的故事了── 一个被‘打桩’的恶鬼寻找替身的同时凶残地复仇,呵呵,希望不要太血腥哦,我怕听众们受不了……”他把“血腥”这两个字眼咬得特别重。

经他一提醒,我也觉得自己是有点残忍。第一夜,那个超市保安,当初是他抡那一棍子把我打昏的,所以,我就用装满铁罐头的箱子将他的脑袋砸得稀巴烂;第二夜,那个出租车司机,当初是他把被绑架的我拉到打生桩的地方,我于是在晚上拦了他的车,跟他笑眯眯地聊了一路,指使他将车开到一个荒凉偏僻的地方,那里已经有一个准备好了的深坑,我捏碎了他全身上下每一处骨头,让他舒舒服服地躺在里面,也给他打一个“生桩”。至于警察在出租车内找到的枯骨,那是我的尸体,呵呵,老住在超市门口的地下成天被无数人踩来踩去不太好,让好心的人民警察帮我换个舒坦安静点的地方埋下。第三夜,那个淹死的家伙,嘿,打我生桩的时候,他铲土铲累了,在洞口咕咚咕咚喝水,既然那么渴,那我干脆让他喝个够……

我挠了下头皮,明天晚上算算应该轮到超市的老板了,怎么样才能想个“不血腥”的方法一丁点一丁点折磨死他呢?单纯的复仇故事听众已经听腻了,我也得想办法整点新鲜的玩意儿。

亲爱的读者们,你们有什么好招儿吗?我的想法是,肉体上的折磨没啥意思,我这次走精神折磨路线,他的女儿安妮今晚已经惨死了,得,那明晚就先向他老婆下手吧……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亡命收听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大学生活是丰富多彩的,但是陆大力却并不觉得。看着周围的同学都成双成对的精彩着,陆大力却只有独自叹息。因为,对于个头不足一米七,样貌甚至有点猥琐的陆大力来说,爱情实在是一个太遥远的东西。况且,他那个祖祖辈辈都是农民的家庭供他上大学已经不容易了,哪里还有钱让他在这个充满了诱惑的世界里精彩呢?

其实有的东西,他们不属于黑暗的角落。一到入夜之后,在来往的人群之中,或许就有他们的身影。他们有时也喜欢到人间来玩儿。

陆大力于是把他课外的时间都分给了三样东西,足球、计算机和收音机,在这三样东西里,只有收音机是属于他的个人财产。

莫沉的主播总是这样,在讲的让人背心发毛的时候,一下换个提神的背影音乐。吓得站在柜台上昏昏沉沉打瞌睡的李越,一下就精神了。

周末的夜晚,通常在寝室里留守的就只有陆大力了,其他的人早就各自各精彩去了。

他打了一个哈切看了看表,现在已经快要十二点了。玻璃窗外面的雨还在一直不停的下,莫沉有些压抑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

不过,这个周末有点特别。寝室里多了一个人,那是刚刚失恋的小范。

“你有没有在深夜遇到过这么一种人。他们的面色十分苍白,一般不会对别人说话,也避免跟其他的人接触,主要的是他们没有影子。”

傍晚,小范买了一包熟菜和一大瓶白酒,非拉着陆大力陪他喝酒。陆大力劝不住小范,看着他一边说着他美好的爱情,一边把酒象水一样往嘴里倒。喝多了的小范早已口不择言了,反反复复说着他恋爱时的那些无限旖旎的情形,说的连从未恋爱过的陆大力也不禁面红耳热,一口口地往下灌酒了。

这声音不像是从收音机里传出的,他放眼望去,一个穿着黑色大衣,将头埋的很低的中年男人静谧的走进了超市里。

小范最后倒下去的时候,说的结束语是:他妈的,她居然和一个什么公司的经理勾上了,甩我,就象甩一只穿破了的鞋一样!

他走的很快,一眨眼之间,就拿着一包中华香烟站在了李越的面钱。

陆大力被这句话笑的把一口酒全喷了。

李越拿过烟正要扫码,目光一挪就看到了他缠满了绷带的手,突然之间心跳的极快。

躺在床上,陆大力翻来复去睡不着。一闭眼,脑海里就全是小范的描述。而小范自己早就发出如雷灌耳的鼾声了。

那收音机里还放着莫沉的《灵异事件》,让他觉得更为瘆人。手疾眼快的按了暂停键。

陆大力习惯地打开了收音机,将耳塞塞进耳朵中。这是他在无聊时的一种乐趣。

“总共55块钱,您拿好。”

深夜的电台节目比较枯燥,因为在这时收听收音机的人太少了,好的节目早在最好的时间段播掉了。陆大力无聊地不断调动着频道。

当时他的心都快跳出来了,还故作镇定的跟那男人说话。

忽然,一阵有点低沉而缓慢的音乐声吸引了他。这种音乐听起来有一点莫名的恐怖,但这种莫名的恐怖在这样的时间里却是有吸引力的。

男人攥着手里一百块人冥币给他,苍白的脸一滞。摇了摇头,突然之间笑了。

伴随着这音乐声的,是一个有点低沉沙哑的女声(用这种音乐配合这种女声,有着十足鬼魅的感觉):各位听众,你们好!我是夜羽,又到了‘午夜直播’的时间了,昨天小如说的那个《食人草》的故事,很受听众欢迎,很多听众都打电话来提供故事。我今天准备了一个听众提供的故事,名字叫《池塘里的花手绢》。

“不好意思,差点把这晦气钱给你了。”

随着故事的开始,音乐更低沉恐怖了:说起来,这个故事已是二十年前的事了。那个坐落在一望无际的大平原上的小村庄刘村,有个奇异的风俗,就是新婚的小媳妇在新婚后的第一天,是不许

他的声音压得很低,有点阴沉。一点都没有去看李越那张被吓得比纸还要白的脸。

陆大力反正也睡不着,就在这恐怖的音乐声中,听着那连声音都有点鬼气的女声说着恐怖故事。

李越收过了他给的一百块钱,双手颤抖,正着急要找钱。

故事说完了,陆大力也有点沉浸在那淡淡的恐怖中了(虽然他明知道是假的)。

那男人僵硬的挥了挥手,说了句:“不用找了。”

收音机里的音乐声在故事停后还在放着,那个女主持人似乎很懂得人的心理,她有一会儿没有出声,任音乐在放,放得陆大力觉得黑暗中真有一股莫名的压力。

他扯开了话题,将头抬了起来,露出了一张惨白的脸,望了眼那台老式收音机:“这个人讲得故事还不错。我以前从不听这样的故事,现在听到反倒觉得合胃口。”

我的故事说完了。女主持人在适当的时候说话了,陆大力听到她的声音后,觉得心里的那股压力减轻了许多。

李越笑得有些僵硬。他明白男人的意思极不情愿的将收音机打开。

下面是热线时间,有奇异经历或是不同寻常的故事的朋友,可以打电话来我们这里,你可以直接在电话里说出你的经历或是故事,我们的热线是:*******。那个叫夜羽的主持人很慢很慢地报着电话号码,仿佛她不是在报电话号码,而是正在说着另一个恐怖故事一样。

一阵空灵诡异的背影音乐充斥了空旷的超市。

陆大力心里在想,电台的台长真是很有眼光,让这样一个说话都有些鬼里鬼气的女人来主持这样一个午夜的恐怖节目,实在是很有些吸引力的。

莫沉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让李越额间忍不住的冒冷汗。

有热线打进来了,我们一起来接听。女主持人接进了打来的电话:喂,您好,您现在打的是‘午夜直播’的热线,请说话!

那个男人买了烟之后,就到超市的休息区呆坐着。

喂,夜羽姐姐,你好,我是小如。那是一个甜甜的女孩的声音,声音里仿佛有着阳光的感觉,听起来和这个节目有点不太相称。

“好,亲爱的听众们开始我们的第一个故事。深夜超市。”

哦,小如,你好,今天又给我们带来什么好故事?

“他有深夜的放鬼故事的习惯,不论是加班还是一个人在家里的时候,总是喜欢带着新买的收音机,准时在十二点的时候收听鬼故事。可是这一天,他遇到了一个奇怪的人......”

我今天带来一个故事,等我开始说的时候再告诉你啊!女孩子淡淡的笑声传来,让陆大力忽然想到了小范所说的那些无限旖旎的情形,不由觉得心头一震。

李越边听的时候,一边就在往男人坐着的方向看。

小如,你能告诉夜羽姐姐,你今年多大吗?

他拿起放在柜台里的水,手在不停的颤抖,水险些洒了自己一身。

我十九岁,过了年就二十了。小如的声音里有着天真。

又是“叮~”的一声。从超市外面缓缓进来了一个拿着名牌包,穿着长裙的漂亮女人。

小如,你这么年轻故事又说得这么好,真让夜羽姐姐好羡慕啊!女主持人的声音里有着职业性的夸张。下面让我们一起来听你带来的故事吧!

“越哥,你懂我要什么的?”

背景音乐又换了,但是更让人觉得恐怖,那仿佛是一种从骨头里一点点渗出的恐怖。

她用染红了指甲的点着李越苍白而又有些颤抖的嘴唇顺带着给他抛了个媚眼儿。

我今天要说的故事叫做《摄命的古画》。小如那甜甜的声音在音乐声的衬托下,更有着说不出的诡异,陆大力觉得很奇怪,为什么那么甜那么天真的声音在说恐怖故事时,就有了诡异的感觉呢?陆大力想象如果是他自己的声音在这样的音乐衬托下,说这样的故事,不知道会给听众什么样的一种感觉。

“我给你准备好了,拿去。”终于遇到一个认识的人,他总算是长长的疏了一口气。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都很喜欢古董,喜欢收集古董,把古董放在自己的居室里,用作装饰或是研究。那么,你也有这个嗜好吗?小如的声音听起来有点飘忽,那么,听了下面这个故事,你或许,可以考虑改变一下你的这种嗜好了。小如说完,咭咭地笑了两声,陆大力觉得让她笑得汗毛直竖。

将用袋子装好的四五包泡面一并给了她。

卫辉一个人生活在这个繁华的大都市里,是一家非常大的医院里的医生。他个性比较内向,没有什么朋友,除了

这姑娘是住在他楼上的作家。每天就在家里码字,只有近在才看到她晚上溜达,听说是找了个男朋友。

小如说故事说得很慢,而陆大力已经被小如的故事深深吸引了。当小如说完的时候,他还不知道那就是故事结尾。他只是屏住了呼吸,在等着小如下面的话。可是,他忽然听见了小如一如阳光的笑声,我的故事说完了,你还要坚持你的嗜好吗?

果然,人不仅变得的活泼许多而且还收拾的漂漂亮亮的。

陆大力长出了一口气,他不由地佩服这个小如,她的故事从平淡的介绍开始,却一步一步引人入胜,最终掉进了她的故事里。这是陆大力听到过的最吸引人的一个故事。

“哎,你今天又在放莫沉的广播啊?”

小如,你今天的故事比昨天的更精彩了。夜羽不失时机地接上话来。

她付了钱,饶有兴趣的问道。

也许,明天的会更精彩?

“我可知道,你一直都不是很喜欢鬼小说之类的,怎么突然对这个有了兴趣?”

你明天还会来说故事?夜羽打蛇随棍上。

李越原本就是想借着开完笑的时候壮壮胆子。没有想到。她的脸色突然之间变得苍白。

也许?小如卖了一个关子,如果有朋友感兴趣,明天不妨等来试试?说不定有更令你心悸的?

支支吾吾后说了一句:“不是,近就想看了吗?”

那好,今天我们先谢谢小如!

李越看了看苍白墙上挂的钟,时针已经指到了两点钟。又悄悄的看了一眼坐在窗边休息室的男人。

好了,我要走了,不过,我会继续收听节目的。bye-bye!小如说完就收了线。

劝她说:“这男的好像有点问题,这么晚了你这个女孩子家还是早点回家吧。”

夜羽还在说什么,不过陆大力已经没什么兴趣了。他心里一直在反复咀嚼着小如说的那个故事,脑海里也反复响着小如的声音。这个说恐怖故事的十九岁少女会是什么样子呢?陆大力叹着气关上了收音机。

她朝着那边一望,转过来聊上了莫沉。

一夜,陆大力的梦里总是有个女孩子,但是他看不清她的样子,他记得他叫她小如。梦里的小如和他在梦里不停地做着小范所说的那些旖旎情形,陆大力醒来的时候还在轻轻喘着气。

“越哥,你知道吗?听说这个主播可是一个大帅哥。”

一整天,陆大力有点魂不守舍,他总是想着他梦中的小如和梦中的一切。

李越一面附和着,一面朝那边看。那个男人真的有问题,他应该不是人吧?李越拿着香烟扫码的时候,明明看到了他的指甲长在了指腹上。走路的时候也没有影子。

再到晚上的时候,陆大力吃完饭就上了床,打开收音机,将耳塞塞进耳朵里,可是,收音机里却传来噼噼啦啦的杂音,陆大力奇怪地看看收音机,发现频道的指针指在一个平时根本收不到节目的地方。

而且他不是有深夜听电台的习惯吗?

陆大力不断地调着收音机的频道,可是怎么也不知道昨天夜里听的是什么频道。调来调去,陆大力不由慢慢睡着了。

他们以前就给他讲过深夜一个人听鬼故事的时候容易遇到不干净的东西。因为李越感兴趣的东西,它们也敢兴趣。

一觉睡醒来的时候,陆大力发现自己耳朵里还塞着耳塞,而耳塞里正传来那低沉的音乐和女主持人沙哑的低音。陆大力马上从半迷糊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哎,你有没有听到我说的什么?”

现在又到了热线直播的时间,听众朋友是否还在耐心地等着昨天那个故事说得很好的小如呢?啊,电话响了,大家猜猜是不是小如呢?好了,我们一起来接听吧!收音机里传来女主持人按健的轻微声响,陆大力心里有点紧张,他脑海里浮现着昨夜的梦境,会不会是小如呢?

他嘴里发出嘶嘶的声音,快速摸着自己被拍的手臂。

喂,您好!女主持人用她惯有的声音,这里是‘午夜直播’,请说话!

“你这姑娘打人怎么痛?”

收音机里的音乐在放着,但是有一会儿,没有人说话。

她其实还想说什么的,莫沉的声音瞬间就小了。

夜羽姐姐,我是小如!小如甜甜的声音传来,陆大力心里一阵激动。

“那么,今天所有的故事就给大家分享完了。如果对我们的节目的感兴趣听众们就请加我们的微信公众号。”

小如,你果然没让等你的朋友失望!

“节目完了,那我也该走了。”

当然了,我不会让等我的朋友白等一夜的!

她一下沉默转身挪开了步子,连声再见都还没有给李越说走了。那个男的也随及起身,幽幽的走了。

有的朋友打电话来我这里,想和你联系,你可以给他们一个答复吗?

那天晚上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但是他就觉得有点害怕,于是给自己提前下了班。

金沙城中心,嗯,小如仿佛是沉思了一下,如果有朋友想和我联系,那我可要出一个考题哦!

等到第二天再去超市上班的时候。那柜子里的泡面还在原来的地方。而靠窗的地方有一包没有打开过的中华烟。

老板在数钱的时候发现抽屉多了一张一百块的人冥币。

那个男人有问题,怎么连住在自己楼上的姑娘也有问题。李越心里暗想着,越想越不对劲,越想越不对劲,自己好像忘了什么。突然,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她好像死了。就在前几个月的时候,有两个背有佝偻的老人,摸着眼泪来给她收拾屋子。好像是得了什么病,已经去世了。

所以自己那天晚上看到的,就是她的鬼魂。

李越感觉到自己的心骤然间停了一下,浑身上下的血脉瞬间变得没有了温度。他想他是该静一静了。

刚刚朝着前面走了一两步,瞬间栽倒在地。吓晕了过去。

本文由金沙城中心娱乐网址发布于金沙城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深夜超市_恐怖惊悚_好文学网,午夜直播的恐怖故

关键词: